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我的摄影心路)

以下文字是本人(袁泉)在蜂鸟摄影论坛中大画幅/旁轴讨论区发的帖子:
作者:袁泉
本人发帖ID: 修炼才能成精
http://bbs.fengniao.com/forum/2134095.html

本人是潜水党,多年来看帖不回帖,因为高手太多,怕轻易发帖被拍砖。看了孤客听歌的名帖"我用海鸥4B拍风光",写点近三个月来的胶片和大画幅的感受。

摄影一直是本人的业余爱好,不是专业,所以在此和各位交流切磋,请多多指教。拍、砸、砍皆欢迎。

最初玩照相是在1986年,说来很有趣,我是先买的胶卷,后买的相机。先学的照相理论,再照的照片。

小时候喜欢手工和小制作,八十年代初(82年左右)有一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科技制作万花筒》,我看到的有第一册和第二册。第一册是讲如何制作晶体管收音机和电子类制作。第二册则有三分之一的内容是"学摄影"。我有选择性地照着这两册书基本都实施了一遍。其乐无穷,后来为我选择理科打下了基础。

《科技制作万花筒》第二册中的学摄影部分只有七十多页,可我却看了N遍,以至于事隔25年之后我依然清晰地记得该书中的图表的位置。

小时侯在大西北长大,落后的经济和贫乏的物质不可能让我马上就能买照相机,所以就反复地看这本书来画饼充饥。我的这本人生第一部摄影教材深入浅出,从相机原理、光圈大小、快门速度、景深关系、显影定影、暗房技术都详细地做了介绍。

这本书看了许多遍之后,觉得必须实践一下,可是当年父母的月工资加在一起不吃不喝也仅够买一台海鸥相机。怎么办?先买胶卷,自己做针孔照相机,不花钱。自己洗胶卷。
1986年4月,我用积攒的零花钱1元6角买了个上海牌135全色胶卷。因为摄影教材看过多遍,书中提到色盲片、分色片和全色片。我想干嘛一买就买最好的,就问售货员有没有更便宜的135色盲片,结果对方一头雾水,说没听说过,而且这个1元6角的上海牌135全色胶卷是最便宜的了。我很吃惊,难道我第一次学照相就用全色片?是科技进步太快还是我太奢侈了?

胶卷买回来了之后迟迟不敢开包装,仿佛一个高科技的新时代产品先是品位了很久,说明书反复看了好几遍,才敢打开胶卷的塑料包装盒。顿时,一股"高科技"的味道扑面而来,这股独特的味道后来才知道和银盐中的卤素-元素溴密不可分。

不知道什么是全黑的环境,晚上在黑暗中依然用棉被盖着,把胶卷装到了自制的针孔相机上,按照书上说的时间曝光,然后兴冲冲地显影、定影。

现在想来都觉得搞笑和可怕,我第一次用来冲显影液、定影液的容器居然是家里的碗! 碗!吃饭用的碗!一个星期之后洗了洗又放到碗柜里去了。

我的第一张小孔成象照片没有成功,但胶卷并不是透明的。因为对于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来说,这等初级暗房也是个技术活,很费时间,只能到星期六的晚上(那时候还是六天工作制),所以就不装到针孔相机上,反复地玩剩下的胶卷:没曝光就定影、曝光再定影、曝光后显影不定影,等等。

还没等我成功拍摄成小孔成象照片,暑假到了,母亲带着我和妹妹回北京探亲,整整两个月,当时的北京和大西北差距还是很大的,我第一次看到了很流行的富兰卡傻瓜照相机和彩色胶卷。我又一次觉得奇怪,照相居然不用调光圈和快门!我拿着亲戚的富兰卡傻瓜照相机,装的是1块5一卷的乐凯黑白全色胶卷开始扫公园。因看到照相的乐趣,在我的极力鼓动下,母亲同意给我买一台照相机。我很想实践一下我在书上学到的摄影知识,尤其是想尝试景深和光圈的关系和快门与光圈的组合,就托人买了一台海鸥205照相机,1986年6月价格165元人民币。

相机到手后,疯狂了一阵子,不装胶卷,打开后盖,快门上弦,调光圈,调快门,就为了看快门开启的一瞬间。刚买了不到两天时间,连一卷胶卷都没照,就在我这么"虚拟"照相的时候,突然快门开启后不关闭了。后来没办法只好送到了海鸥照相机的北京修理服务部,我和母亲走街串巷,找到当时的维修部:西单北大街120号,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我们找了半天才发现这个地址就是西单人民商场。大名鼎鼎的地标不写,非要写个门牌号。当时那个气啊。一个星期后,相机免费修好,我再也不敢狂捏快门了。后来发现似乎是快门上弦后就不要调快门速度,或是先调快门速度再快门上弦就没有问题了。

当年玩胶片摄影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测光。相机已经是奢侈品了,不可能再买一个几乎同样价钱甚至更贵的测光表,加之胶卷也不便宜,所以我买了第二本摄影教程:《摄影手册》徐枫编著,1985年版,人民币4.70元,当时4.70元一本的书是六百多页的大部头,看这样的书才知道摄影真是天外有天,胶卷、相机的种类繁多啊,整个中学期间我陆续地把这本书看了几十遍,深知器材这东西是坑,跳进去就出不来了,没关系,咱不买器材,再次玩"虚拟",该手册上所说的著名相机都牢记于心,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摄影的发展史,达盖尔银版照相术、湿板火棉胶照相术、干板照相术、一次呈象术等等。

一个让我很奇怪的问题是在当年的海鸥205相机上,用ISO 100的胶片在晴天下用F16,1/125 Sec明显曝光不足,可是我看胶卷说明书上都是用的"阳光十六"法则。而我自己的经验是在晴天下用F8, 1/125 Sec效果最好,在北京的两个月里,我一直用乐凯黑白胶卷,这个参数对我的机器很有效。临离开北京前,我花了五元钱买了五卷乐凯黑白简装胶卷(纯胶卷,无暗盒,需在暗室内装入135暗盒)。这五卷胶卷陪我练习摄影将近一年半时间。胶卷每张照片都是珍贵的银盐,所以快门不敢乱按,曝光参数是考虑来考虑去,当年用海鸥205的小心程度和我现在用4×5大画幅一样,都是慢、慢、慢。

当年没有放大机,自己冲洗完黑白胶卷后拿到照像馆去放大,为了节省,24mmX36mm的135底片只放大一倍,48mmX72mm。等我用黑白胶片练手之后,第一次开始在海欧205机器上装柯达彩色胶卷,因当年彩色胶卷一卷的价格相当于1/8的相机价格,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经验,按照胶卷的说明书上用"阳光十六"法则拍完,全部曝光不足。在经历了惨痛的教训后,我开始按照自己的经验:1/125 Sec下,雪地F11-16,阳光普照 F8, 薄云遮日F5.6,阴天F4, 雨天F2.8。我苦练了一阵肉眼测光,专门针对我的海鸥205机器。

这台旁轴相机我一共拍摄了大概一千张照片,喜欢她的金属感和稳重。中学时的另一个爱好是天文,有一台自己组装的1200mm焦距,口径100mm的折反射望远镜,苦于没有单反相机,没法接望远镜,也无法对焦。经过苦熬,终于在1993年读大学期间买了一台海鸥DF-300,该机器是仿美能达同型号机,可以说是克隆机。可是卷片机构却不耐用,一年多就出问题,后来虽然修理好了,我内心总是有阴影。海鸥DF-300带内测光,加上我对于使用变焦镜头的肉眼测光没把握,渐渐依赖机器测光来。也很少去对比机器测光和肉眼测光的差别。

胶片摄影内在的属性决定了这是个缓慢和昂贵的过程,化学显影、定影,印相放大,为了便于电子媒介的交流还需要扫描,每一步都会引进新的噪点。当数码技术出现时,立即全部投入数码中,转眼间,数码摄影已经有十年了,先是2001年花了399美元买了一台Nikon Coolpix 775,2百万象素,三倍变焦(还不是卡片机,也不是微单,是体积庞大的随拍机,与卡片机相比)。2004年花了206美元买了Nikon Coolpix 3600,2007年645美元买了Canon XTi (买完后才发现该机型在亚洲市场叫400D,就是正龙拍虎所用的机型)配28-55mm随机镜头,又花了98美元买了个50mm F1.8定焦头。因为烧不起更高级别的硬件,还有就是觉得自己的摄影水平还不配更高级的机器。

十年间积累了近50G的数码照片,张数没有统计,因为数码相机的像素数增长太快,早期的照片文件比较小。在没看孤客听歌的帖子之前,我既不是器材党,也不是技术派,就是自娱自乐。看了名帖之后,我开始反省,自从数码带来便捷之后,我的摄影似乎纯粹成了用像机往硬盘中塞数据,硬盘满了换新硬盘,除了备份硬盘外,很少做照片的整理工作,因为数码的快捷和廉价,我不再象过去胶片摄影时那样思前想后,反复斟着,惜胶片如金,也不做整理工作。

海鸥系列120相机是在我的两本启蒙摄影教程中第一次听说,一直没用过,不过想起小时候被小朋友们称为的"梨"相机,还是见了不少。八十年代中期人们从120向135转变的过程中,该机已经很少被人追捧。认认真真地看了孤客听歌的帖子,摘抄了许多让我深思的回帖,一并列在如下:

匆匆客
中级会员
器材看在谁手里用。用好,用透!一样出好照片

素靥冰心
初级会员
如此机器却拍出如此大片!!精彩!!!!!!!!

接触未来
初级会员
能用如此廉价的器材拍出如此精彩的“大作”,真是佩服!

能说道
初级会员
拍的太漂亮了,4B能到这效果看来机子还在人用,支持更新!

albertyth
初级会员
现在人们过于关注器材,象这样用最简单的相机拍出如此好的作品的,一定要强烈支持!

wu1999
新会员
拍的漂亮,这么简单的机子拍的这么好,看来器材不是最主要的.

CH.H
中级会员
还是先烧自己,再烧机子吧!

kuangmty
老会员
很钦佩在当今数码大兴其道之时您还能用4B这么原始的机械相机搞摄影创作,而且拍的也非常有感染力!

对焦靠走
新会员
高人啊!直接颠覆了器材学说!

jinh216
中级会员
片子拍的太漂亮了,看来不是器材的问题,是头脑的问题。手里也有一个海鸥的相机了,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好的片子了。真的是很惭愧,现在都数码化了,已经习惯于快餐式的拍照和构图了,一直都没有真的用心去感受一些风景和一些美的景物。看来还得拿起胶片的相机用心去感受用头脑去拍照。看了照片感受很深。谢谢!

平老虎
高级会员
还是多看看器材外的东西。给你大师的画笔,你也不能画出大师的作品!
学习大师的作品,不要总去研究大师的画笔。

禺人..
初级会员
让器材党无地自容啊

虽然咱不是器材党,不过孤客听歌极具震撼力的帖子一下子把海外的海鸥120相机价格炒了起来,三个月下来,在ebay上的海鸥120相机最高价拍到了265美元,平均最少也要110美元。之前的价格也就60美元左右。ebay上的卖家往往是数年前学习胶片摄影的学生,因海鸥120相机物美价廉,成为主要用户。而且是海鸥4A系列,因为海外市场没有4B系列。因为是旧的机械相机,即使品相很好,还是非常容易出现快门速度变慢的现象。本人拍到一台品相很好的海鸥4A-103,最后还是因快门问题给退了,我是要拍片,不是搞相机收藏。另一方面,几年前的全新海鸥4A-105相机卖不出去,被当成for parts and repair来卖,ebay上的卖家声称相机未经测试,不知好坏,但是承诺可以退货,只付来回邮寄费用,我赌了一把,反正才69美元,收到后发现居然是全新的海鸥4A-105,标签上的售价是199美元。看来商品的价格真的是取决于供求关系呀,一方买不到,另一方卖不出。

在ebay上淘海鸥120相机之前,也在关注其他相机,主要是4×5的二手大画幅相机。之所以坚决不买新机器,原因很简单,二手相机只要不漏光,镜头可换,价格是新机器的1/4左右。曾经追求过电脑CPU和内存等硬件的配置,等学习编程的时候才发现连386的机器都绰绰有余,看来硬件真的不重要,软件最重要;器材不重要,拍摄才是灵魂。

我在ebay上先后拍了三台4×5大画幅,加起来和当年的一台Canon XTi (400D)差不多。分别是Graflex Crown Press Camera 4×5, Omega View (Toyo) 45D, Burke and James Orbit 4×5。为什么拍三台?不同的用处,Graflex Crown Press Camera(五六时年代美国的新闻照相机)便于携带,可折叠,但是后背无法上下左右移动。Omega View (Toyo) 45D是铝合金,轻便,但无法折叠,是真正的view camera,相机移动的自由度大。Burke and James Orbit 4×5则是又沉又无法折叠,但是真正的view camera。而且还配有原装的巨大箱子。

我喜欢历史,所以相机背后也都有段历史,值得一写。
Graflex Crown Press Camera 4×5的卖家是个老年人,收到相机后给卖家发了封邮件,原来这4×5的老机器当年在美国也不是家用相机,它的原主人和唯一的主人是美国联合碳化学公司,五十年代后期购入,老人家1968年进入该公司,成为该相机的专门保管人,他从没用过该相机,只负责保管和检查,所以说明书、保修卡等等均在,摄影师有专门的人。配有三个镜头:90mm, 127mm, 210mm。后来随着35mm相机的流行,越来越没有人用这台相机,老人家一直保管着,直到2000年退休,他所在的部门早已被别的公司收购,美国联合碳化学公司授权他可以拥有该相机,就这样又在他家躺了十年。Graflex公司后来受到其他小型便携式相机的冲击在1973年最终停止了该品牌。

这台Omega view (Toyo) 45D很有意思,机身、镜头板、后背全是原厂,可镜头是Polaroid(波拉) 110上的127mm镜头。也可以说是个组装机了。卖家在佛罗里达州,原来也是玩摄影的,除了4×5大画幅相机之外还配有一个1950年代的GE(通用电器)测光表(不用电池,为硒感光元件),Polaroid 645型一次成像胶片夹(用于富士的3.25×4.25英寸的一次成像胶片)。别看是50年代的测光表,很精确,只是不能点测光而已,可以测反射光和环境光。这可是我从小梦寐以求的那种测光表啊。

因为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我的海鸥205相机上用"阳光十六"法则欠曝光两档。我就用这台GE测光表和Graflex Crown4x5测试,果然ISO 100的富士一次成象照片完全适用于"阳光十六"法则,而按照我过去的经验明显曝光过度。又用上海4×5黑白胶片测试,也是有些过度。我开始怀疑海鸥205相机是否因修理过一次而快门被调快了,可惜现在这台海鸥205相机在北京的家里,和我距离十万八千里,不能验证我的想法。

之所以这么担心曝光,是因为从小就从摄影教材上说反转片的曝光宽容度小,不得不担心。等海鸥4A-105来了之后开始试机。用的是Fuji Velvia ISO 50反转片,每张照片的实际曝光参数、GE测光表结果、本人过去肉眼测光结果、Canon XTi(400D)测光表结果一一记录下来(在实验室工作养成的习惯),照了两卷,让我又回到了过去惜胶片如金的岁月,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才完成了拍摄、冲洗、看结果的过程。

原来反转片的曝光宽容度远比我想象的大,看来曝光宽容度最小的就是数码了。过去的肉眼测光结果(考虑ISO值变化)只稍微有些过。曝光少的反转片色彩饱和度高,过曝的则饱和度下降。还有就是照片的影调的变化。但都没有出现数码的"死白"和"死黑"。看来要好好利用Canon XTi来苦练肉眼测光,多做比较。

因为看了孤客听歌的帖子震撼很大,让我不得不从哲学的高度来思考,当年达芬奇学画画,老师让他画鸡蛋。所以静下心来重新从黑白摄影看起。到Amazon上买了安塞尔.亚当思的著作:
The Camera (Ansel Adams Photography, Book 1)
The Negative (Ansel Adams Photography, Book 2)
The Print (Ansel Adams Photography, Book 3)
Examples: The Making of 40 Photographs
Ansel Adams: Our National Parks
Ansel Adams: 400 Photographs

关于大画幅和其他的摄影书:
Using the View Camera (by Steve Simmons)
Large Format Nature Photography (by Jack Dykinga)
Field Photography: Beginning and Advanced Techniques
(by Alfred A. Blaker)
Tao of Photography: Seeing Beyond Seeing
(by Philippe L. Gross, S.I. Shapiro)
Beyond Basic Photography: A Technical Manual
(by Henry Horenstein)

书一边看,照片一边拍,蜂鸟论坛一边潜水,ebay上一边继续淘老120相机。
在关注海鸥4A-105的同时,我注意到了六七十年代还有一款折叠机:海鸥203。可是价格不便宜,卖家也十分稀少。不得不说双镜头反光照相机还是比较占体积,毕竟两个镜头在那里呢,用了海鸥4A-105才发现其视角很大,对于6cmX6cm的底片对角线(8.5cm)来说,75mm的镜头还是有些广角。还有就是为了达到满意的拍摄角度,要爬到比相机更高的位置来取景,对于习惯了SLR和旁轴的人来说,高位拍摄时老是要用椅子或踩到别的高处来拍摄,不太习惯。我就开始关注Agfa Isolett II,1950年代产品,旁轴取景,无双影重叠,估焦操作。好处是小巧轻便。

在淘到Agfa Isolett II之后,让我对照相机第一次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近六十年的老相机,带镀膜,也许因为人人都惜胶片如金,所以往往相机品象很新,就是快门失灵或变慢许多。更有甚者,由于长期不用,用于调焦的前镜片和中镜片的螺纹接口固化,粘连在一起,无法调焦。我带着疑问,拍了另一台Agfa Isolett II,两台机器对比,一目了然。
两台Agfa Isolett II一共才90美元,却学了些知识和经验。先是将镜头拆下来,从皮腔内侧拧掉螺环,就取下了镜头,然后用最小的钟表改锥取下三颗固定调焦环的螺丝,取下镜头前组,那台前镜片和中镜片的螺纹接口固化粘连在一起的镜头前组被我死马当活马医,放在99%的异丙醇中浸泡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可以旋开调焦,然后就是清理螺纹上多年积攒的锈、油。99%的异丙醇不会对镜头镀膜有损,但是切忌让镜片接触水,水是优良的溶剂,对于只有微米级的镀膜来说是很恐怖的,本人另一台Agfa
Isolett II的后组镜片镀膜有损,取下后用蒸馏水几百毫升滴该镜片,居然将镀膜溶解,倒是光亮无痕了。

关于镀膜溶解的问题,1970年以前的镜头镀膜和之后的镀膜工艺不同,请慎重使用任何溶剂,无论异丙醇、蒸馏水,由此引发问题,本人盖不负责。

一觉醒来,发现各位的宝贵回帖,还有卡车斯基的赠分,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照片先不急着发,先写写感受,当年学英语的时候看到过一句话:"The function of art is to convey the inner feelings of human beings.” (艺术的功能是传达人类内心的情感。)我先用文字把自己的体会表达一下,因为摄影是视觉艺术,这些感受我没有能力用照片表达出来,就用文字吧,正如大画幅的特点:慢、慢、慢(用心体会和思考,用心构图,小心谨慎操作),容我慢慢来,本人尚在学习中。

入手了两台老120照相机之后发现快门变慢是个普遍现象,先后用了两种方法来使用老机器。
快门变慢的那台Agfa Isolett II我是这样来试机的:调到慢门一秒,用秒表记时,连续测试十次,取平均值,结果是一秒慢门的实际值为1.6秒。慢门1/2秒的实际值为0.8秒。慢门1/4秒测试误差大,假定为0.25X1.6=0.4秒,这样就可以认为整个快门系列的实际值为标称值的1.6倍,然后相应调小光圈即可。我用这种方法测试了一卷上海GP3黑白卷,曝光正常。

看到英文论坛上关于快门速度测试是这样的,不过我还没有亲自实践。在镜间快门的两测分别放置光源和光敏元件(光电池或光敏电阻),光敏元件接电脑声卡的音频输入口(光电池直接接音频输入口,光敏电阻则需要串联低于0.5伏的电源),然后用录音软件记录快门开启的时间,录音软件和音频分析软件很多,免费的也不少,只需要根据波形图测量快门开启的时间,所以非常简单,用这样的方法可以检测到1/1000左右的快门速度。

这种通过系数换算实际快门速度的方法虽然可行,但是不方便。反正老相机也没多少钱,就大胆地拆开镜间快门,了解构造和工作原理,然后尝试修理。
拆开镜间快门,仿佛又一片天地打开,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弄明白工作原理和速度调节的原理。我想快门速度变慢无非是三个原因:弹簧老化、缺少润滑、油泥阻碍。弹簧老化的可能性最小,除非这几十年快门一直处于上弦状态。而后两种可能性最大。

索性将镜间快门机构(拆除了前后镜片)放入99%异丙醇溶液中浸泡了一天,我没有用其他溶剂,丙酮、汽油应该都差不多。结果泡出了许多黑"水",异丙醇溶液成了淡色墨水了。我想这下油泥都清除了,快门应该工作正常了。待异丙醇全部挥发之后,调到慢门一秒,居然开启就不关闭了!其它快门档正常关闭,可是我哪里敢相信速度啊。在所有运动部件的轴承处点了润滑油,反复开启快门,明显感觉正常,再用秒表反复测试,一台六十年前的相机被我修好了!

当你用二三十美元在ebay上拍到六十年前的古董相机,经过自己的修理和调整,然后拍出自己满意的彩色反转片,这种体会是花大钱砸器材所无法想象的。

不过多着墨于相机硬件了,这样有些跑题。写写关于具体拍摄的浅薄个人感受。
论坛上照片很多,我承认自己拍不出这样的照片,潜水的时候最希望能有人把拍摄的心路历程和心得体会写出来。为什么好,好在哪?至于曝光参数和拍摄时使用了哪些附件倒是其次。

摄影是视觉艺术,通过图象来传达信息,拍摄完的照片呈现在读者面前,照片的环境、背景、主题和要传达的感情全部要通过有限的空间表达出来,读者是不能够再次回到拍摄者的现场,也无法知道当时拍摄者的心情,那么能否引起读者的共鸣或心灵上的感受就是这张照片成功与否的关键。

摄影和文学都是艺术的范畴,所以有共同点,不妨做一下类比。看了安塞尔.亚当斯的著作和生平后才知道他曾经在为当一名钢琴家还是摄影家的选择中徘徊。音乐的基本元素就是有限的音符,但却可以表达出美妙的感情。黑白摄影的基本元素是灰阶,安塞尔.亚当斯因此创立了区域曝光法,把能在相纸上最终表达出来的灰阶划分为十个区域。我认为他是受到了音符的启发后创立了区域曝光法。纵观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集,其作品的曝光反差巨大,和我们通常看到的黑白摄影很不一样,我认为这正是安塞尔.亚当斯的艺术创作所在。他不只是简单记录影像。而是有目的的通过对他的另外一种"音乐"的"音符"创作。

摄影和文学都是艺术的范畴,所以有共同点,不妨做一下类比。看了安塞尔.亚当斯的著作和生平后才知道他曾经在为当一名钢琴家还是摄影家的选择中徘徊。音乐的基本元素就是有限的音符,但却可以表达出美妙的感情。黑白摄影的基本元素是灰阶,安塞尔.亚当斯因此创立了区域曝光法,把能在相纸上最终表达出来的灰阶划分为十个区域。我认为他是受到了音符的启发后创立了区域曝光法。纵观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集,其作品的曝光反差巨大,和我们通常看到的黑白摄影很不一样,我认为这正是安塞尔.亚当斯的艺术创作所在。他不只是简单记录影像。而是有目的的通过对他的另外一种"音乐"的"音符"创作。在他的著作"The Negative (Ansel Adams Photography, Book 2)"中说到,拍摄照片前要在脑海中假想一下最终印出的效果。我开始不是很能理解这句话,为什么要想象一下最终印出的效果呢?因为人眼看到的是彩色图象,我们需要经过锻炼才能把彩色图象在脑海中转换成黑白图象。而黑白图象如何通过划分为十个区域的灰阶来表现正是安塞尔.亚当斯的创作所在。

我上学的时候最讨厌写作文了,因为没有生活的感触,也没有太多的机会来大量阅读,写作文经常是写到一半就去数字数。没有发自内心的情感,怎能写出好文章呢。后来随着阅历的丰富和感触的增加,越来越喜欢写博客。我发现好的照片大都有一个共性,仿佛一篇好的文章一样在讲整个故事。在摄影术发明之前,视觉艺术主要是绘画。我们不妨把拍摄照片时想象成为绘画作品、文学作品的创作。这样就能避免庸俗照片的出现。

器材到手了,一定要好好创作。想和大家先用文字交流一下,照片以后再帖。我目前比较关注摄影理论,想静下心来修炼一番,因为浮躁的心态是摄影的大忌。以下是本人潜水的心得,是否正确,请各位大师不吝赐教,以求提高。

风光摄影:
注意构图,等待好时光(好光线的出现),注意空间层次、明暗对比,色彩对比,前景和背景的搭配关系,色调的选择。

纪实及人文摄影:
把拍摄照片想象成为写文章或绘画,注意交代事物发生的背景、环境、虚化非主体以突出主体,或以用光来突出主体,不吝啬使用大面积的阴影。

人像摄影:
基本上是用光的艺术,注意精彩瞬间。

静物摄影:
完全当成油画作品的创作来布光和取景。

广告摄影:
用光,微距,多看广告作品。

趁着是星期天,多写点,上了班就没时间了。

一张相隔四五十年的二次曝光照片
我在ebay上拍了三台老的4×5大画幅胶片相机之后,又买了Using the View Camera (by Steve Simmons,1992年版)这本书,开始边看边学。该书是英文社区中评价很高的一本书,虽然已经是十九年前的老书了,该书开头依然写到:"在当今电子化的照相机大行起道的今天,为什么还要使用大画幅照相机呢?……”,"拿起大画幅照相机,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从前,一切都要重新学起,不一样的对焦、在暗室中装散片、在毛玻璃取景器上倒着取景……"(我个人的中文翻译)。何止是重新学起,刚买到Graflex Crown Camera,我足足观摩了五分钟,又详细地看了原配的说明书之后才打开照相机镜头,使用一个从未了解过的古董相机和使用高科技的新产品一样,都需要好好研究说明书。古董相机和古董照相技术(如达盖尔银版照相术)也是那个时代人类的科技成果,我生活在当代,却没有丝毫理由去藐视那个时代。

买了大画幅相机,还得买胶片夹(film holder),因为4×5大画幅胶片相机的主要用户是五六十年代的工厂、摄影室,这些古董被极其廉价地收购后放在网上卖,卖家也不懂摄影,所有胶片夹都是原封不动的保存着,没有开启过。我正准备在暗室内装入新买的上海黑白4×5散片,却发现胶片夹内有胶片,何不试一试呢,因为刚开始不知道胶片夹的档板(dark slide)黑色的一面表示曝光过,银色的一面表示未曝光。我就将胶片夹装到了相机上,并按照过去的肉眼测光经验曝光,然后冲洗,第二天白天我仔细观察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胶片是照过的,看画面上的汽车明显是五六十年代的古董汽车,叠加着我试机的景物。就这样,因技术的更新换代而被扫入历史尘埃中的曝光胶片被我这个纯粹因爱好而重温老技术的人事隔四五十年之后二次曝光、显影、定影。试想有意拍摄相隔四五十年的二次曝光照片恐怕很难,除非是这种巧合。

我端详着这张相隔四五十年的二次曝光负片,感慨万千。仔细观察了一番,心中的疑问和不解慢慢散去。

先插个故事,然后再继续写我的体会。

小时候在《少年科学》杂志上曾经看到过关于人类早期南极探险的故事,讲得是斯科特率领的英国探险队到达南极后却失事的惨剧,事隔几十年后人们找到了他们拍摄的干板并冲洗出来。因为是在寒冷的环境中,曝光后的照片几十年得以完好保存。

瑞典人阿蒙森与英国人斯科特之间的“南极竞赛”:
引用网络文字:
阿蒙森
http://baike.baidu.com/view/78250.htm
斯科特
http://baike.baidu.com/view/186241.htm

斯科特率领的英国探险队中有一名专业的摄影师Herbert G. Ponting,当然在二十世纪初用的感光材料是大画幅玻璃干板,他们携带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去科考,是5X7的大画幅!Herbert G. Ponting在那次灾难性的探险中拍摄了一千多张照片(干板)。
他们的照片见如下连接:
http://www.show.me.uk/site/news/STO628.html
http://www.show.me.uk/site/STO623.html
http://www.show.me.uk/site/STO624.html
http://www.show.me.uk/site/STO625.html
http://www.show.me.uk/site/STO626.html
http://www.show.me.uk/site/STO627.html

我的这张相隔四五十年的二次曝光照片胶片是肯定过期几十年了,而且经历了几十个酷暑,说实话我还真没用过过期胶卷,不知道是啥效果,这下有最好的检验结果了。

那么这个早在我出生前就已经过期十年、二十年的黑白负片是什么效果呢?
的确是象徐枫编著的《摄影手册》中所说,灰雾比较大,另外感光度下降。因为是同一批胶片,我用包围曝光法试了,当曝光值过两档(测光表值)时效果很好,灰雾虽然比较大,可似乎也还凑和,要求不高的话没什么问题。

胶片夹一口气买了几十个,几乎全部都装有胶片,看来是缘分,老天让我肉眼测光练习过期胶片。二次曝光通过补偿正确了,而我最感兴趣的是四五十年前的第一次曝光。而这经历了几十年的第一次曝光是非常值得写的。

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找到的两张《科技制作万花筒》的图书照片,怀念一下我快乐美好的童年。"学摄影"是在第一册中,我记错了。也感谢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作者肖伟、沈宁华等。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这是第二册。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四五十年前的第一次曝光显得很谈,仿佛是欠曝两至三档的样子。很多张照片都是如此,排除偶然欠曝的可能性。四五十年前的拍摄者也为了保险起见,同一景物拍摄了两张。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经过四五十年后,当年的正确曝光变得欠曝两至三档。

回顾历史是最好的学习,这也是我如此着迷于胶片和模拟摄影(相对于数码摄影)的原因。人类的发明创造和科学研究是共同促进的,可是很多时候很多的技术都是在尝试中摸索出来的,至于是什么原理,往往几十年之后才弄明白。

现在公认的第一张银盐法照片是达盖尔在1837年拍摄的,1839年法国科学会公布了达盖尔的技术,这一年被称为现代摄影术的诞生年。然而在1826年,Joseph Nicéphore Niépce用感光沥青经过长达八小时的曝光拍摄了第一张照片。银盐法相比起感光沥青灵敏度大大提高,曝光时间缩短至十几分钟,使得摄影术成为有实用价值的技术。

银板照相术是个昂贵和污染大户,需要现场制备,可以用纯银板,也可用镀银板,但均需要抛光成镜面般光洁。然后放在碘蒸气或溴蒸气上生成一层均一的碘化银或溴化银。经过曝光后,用水银蒸气熏蒸。曝光强烈的区域卤化银分解得较多,水银蒸气凝结在银表面,形成银汞合金(汞齐),曝光少的区域卤化银分解少,银汞合金也少。之后再用和当代的定影液成份相同的硫代硫酸钠将卤化银溶解,就完成了定影。银板照相术的显影是用水银蒸气,银盐明胶乳剂(普通感光胶片)的显影是还原剂(对苯二酚,米吐尔,维生素C等),但二者的定影都是一样的硫代硫酸钠。都是卤化银,为什么银盐明胶乳剂的曝光时间从银板照相术的十几分钟缩短到了百分之一秒甚至更短?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经历了将近六十年,虽然技术早已成熟,也大量应用,原理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渐渐搞清。

先去睡觉了,这星期抽空继续写。

既然是从海鸥120开始的,咱就当一回海鸥器材党。在ebay上拍到的海鸥1.5倍增距镜。
点击浏览原图

装了UV镜的海鸥相机。
点击浏览原图

旁轴Agfa Isollett II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Graflex Crown Press Camera 4×5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组装机Omega View 45D,Polaroid 110的127mm镜头。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Burke and James Orbit 4×5,实在太沉,用的是我的Meade望远镜的三角架。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接着上次的内容继续写。
都是卤化银,为什么银盐明胶乳剂的曝光时间从银板照相术的十几分钟缩短到了百分之一秒甚至更短?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经历了将近六十年,虽然技术早已成熟,也大量应用,原理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渐渐搞清。

其实在从银板照相到银盐明胶乳剂的发展过程中还有几种中间过度的感光技术,这就是湿板(相对于后来的干板来说)。湿板的感光已经大大提高,只是摄影师要随身带着沉重的一整套暗房和化学制剂,现场制备感光材料、现场曝光、现场冲洗,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很多珍贵历史照片都是用这种方法拍摄的,当时的摄影师冒着巨大的危险带着庞然大物去战场拍摄,实在是令人敬畏。

银盐明胶乳剂的发明和使用使得感光材料的制备和曝光及后续的冲洗过程第一次分离,专业生产厂家可以大规模地生产,用户拍摄完之后再交给专业人员冲洗、印相、放大。银盐明胶乳剂的制备其实不复杂,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好硝酸银溶液、溴化钾溶液、明胶溶液,然后混合。中学的化学课上讲到硝酸银溶液遇到溴离子、碘离子即生成卤化银沉淀,那是在较高浓度下形成的胶体,凝聚成胶团、胶粒。在低浓度下和快速搅拌的情况下,以及明胶的支持和悬浮作用下,会生成颗粒极小的卤化银(纳米级),这种纳米级的卤化银颗粒因为太细,感光度极低。全息摄影中所用的银盐记录材料要求每毫米3000线以上,因而只能用极细的卤化银,尺寸在7-30纳米,在全息摄影中,一般感光度不用ISO,而用每平方厘米上的需要曝光的能量(焦尔/平方厘米)或用这个单位的倒数来表示。

全息摄影所用胶片和干版与通常的感光材料的一个很明显的区别在于其是透明的。(当然看到了透明也就报废了该胶片或干版)。小时候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经过冲洗,原来不透明的浅乳白色胶片变成了两种形态:黑色不透明区和透明区。

普通的感光胶片其卤化银的颗粒直径在微米级,正好和可见光的波长在一个数量级,因此会发生强烈的散射,所以胶片是不透明的浅乳白色。全息摄影所用胶片和干版卤化银的颗粒直径在纳米级,对可见光的散射非常小,基本上是透明的。

全息摄影所用胶片和干版制作过程相比普通感光胶片少了一道工序:银盐颗粒成熟过程。普通感光胶片在完成卤化银的涂布之后需要在50-60摄氏度下"成熟"一段时间,这个过程在化学上被称为"奥斯特瓦尔德成长",即小的卤化银颗粒因为表面积/体积比大,晶体的表面能量比大晶体高,所以小晶体的溶解度大,大晶体溶解度小。这样小晶体溶解,在大晶体表面析出,晶体的颗粒便越长越大。

到了1938年,R.W.Gurney 和N.F. Mott发表了一篇著名的论文,第一次阐述了银盐感光的机理。他们的文章是"The theory of the photolysis of Silver Bromide and the Photographic Latent Image"(溴化银光解和照相潜影理论),发表在"Proced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Series A, Mathematical and Physical Sciences, Vol. 164. No. 917 (Jan 21, 1938) pp. 151-167"。N.F. Mott后来因为别的贡献获得了197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简单地说,就是溴化银遇光分解,生成了金属银,但是这些直接通过光解生成的银数量太小,要非常长的时间(如银板照相法)才能显像。这些数目极少的银原子却能够作为催化剂,在外来还原剂(显影剂)的作用下,催化那些还未感光的溴化银分子还原成单质银。只要溴化银晶体中生成了Ag4(光解生成的四个银原子的核心),当遇到显影剂时,该核心可以催化整个晶体中所有的溴化银分子生成金属银。因此在同样的感光条件下,那些粗颗粒的溴化银晶体会比细颗粒的溴化银晶体显得更黑,即曝光更重。在通常的银盐感光材料中,这种通过催化而引起的有效量子放大率可以达到10^9(十的九次方,十亿倍)。

我是不是有点扯远了,怎么说了这么多,回到最初的疑问上来,为什么四五十年前的第一次曝光显得欠曝二至三档?
不及时冲洗的胶片(银盐材料)其溴化银晶体中因感光生成的Ag4(光解生成的四个银原子的核心)会和光解生成的单质溴重新结合,生成溴化银。这个反应会发生,但是速度很慢。斯科特的科考队的干板在南极经过几十年依然完好,因为这个复合反应的速度在南极的低温下大大地降低了。通常的化学反应,温度每升高十度,其速度增加为原来的二至四倍。对于四五十年前的第一次曝光来说,这个复合反应在几十年的室温和酷暑下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所以在此建议,如果想有意试验事隔几十年的多次曝光,请:
冷冻曝光后的胶片或干板;若不冷冻则需要过曝二至三档(四五十年,时间更长加倍);胶片曝光过度理论上可以用复合反应来矫正,具体做法请另开思路,时光宝贵。

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总是能看到有趣的故事,也写写。我在英文论坛上看到的故事。
柯达公司制作胶片需要用明胶,明胶是由牛皮熬制而成,三十年代初期,一次偶然的事件进一步推动了对感光原理的研究。长久以来柯达胶片的品质一直非常稳定,突然间,一个批次的胶片感光度发生了很大变化,用户对于花了大价钱买的胶片曝光过度很是恼火。柯达公司于是详细地调查此事,最后追查的结果是该批胶片所用明胶来源于新农场的牛,该农场的牛食用大量含有硫的苜蓿。因而导致明胶内硫含量高,于是增感剂的研究和开发便从这个故事开始了。也才从色盲片发展到了分色片、全色片。
扫描仪没玩熟之前先继续写文字,下次写写我用D-76显影液的体会。

又到了周末,咱继续写。这次聊聊显影液。
因为玩中大画幅的胶片,这里又回到二十年前的问题了,如何降低成本?一卷120 Fuji Velvia 50反转片要5美元左右,冲洗一卷要7美元;一张4×5的Fuji Velvia 50反转片要2美元,冲洗一张要3美元,在我还没玩熟大画幅相机之前,要先用黑白胶片练手。等熟练了,有把握了再用4×5的Fuji Velvia 50反转片。
黑白负片的冲洗比起彩色负片的C-41工艺和彩色反转片的E-6工艺要简单得多,也是业余爱好者比较可行的冲洗办法。

首先要说的是安全问题,这是个容易被忽略的地方。二十五年前(1986年)我兴冲冲地买来显影粉、定影粉,却一时找不到容器,就从碗柜了找了两个大碗。以前在国内读本科做化学实验的时候,老师对实验室安全和环境保护概念淡薄,不带防护眼镜、胶皮手套,化学药品废液随便往下水道倾倒,这些过去司空见惯的做法等出了国之后才发现是绝对禁止的,这些细节上的差异不得不说是国内和国外的差距所在。

显影液本身的成分主要是还原剂(米吐尔、对苯二酚、氢醌、菲尼酮、维生素C等,根据胶片和相纸不同而选择不同)、用于调节pH值的盐类(碳酸钠、亚硫酸纳、硼酸钠等)、用于减缓未曝光银盐被还原的溴化钠或溴化钾(降低灰雾度)。因为是化学药品,所以作为一个原则,切忌和人体接触,无论是皮肤、呼吸道、消化道以及粘膜接触。请务必戴上乳胶手套,这对保护皮肤和防止手上的汗渍及油脂污染胶片都有好处。

能够引起人过去记忆的东西主要有三样:气味、音乐和照片(即嗅觉、味觉、听觉和视觉),当我又一次闻到上海黑白胶片特有的"溴"的气味和显影液独特的气味,我的思绪回到了1986年的青海省西宁市胜利路。写这个帖子总是让我在时空之间穿越,我就多愁善感点吧。

1986年的上海产135-120多用塑料显影罐当年价格是人民币6.70元,现在在Amazon上买到的同样功能的塑料显影罐是20美元加5美元运费,产地是西班牙,让我挺吃惊的。中国商品自改革开放之后以廉价的成本打入美国市场,很难见到欧洲的产品,显影罐居然是欧洲产的,也感慨西班牙的塑料厂在极度萎缩的产品市场中依然坚持生产。

当年上海显影罐是从中心固定胶片,然后将胶片稍微弯曲,使其滑入到胶片槽中,装卷是从中心向外的螺旋;而这个西班牙显影罐装片独特,装卷从边缘开始,上下两片胶片槽可以旋动,有一个小钢珠压住胶片边缘,当胶片槽相应旋动的时候,胶片可以单方向沿胶片槽向中心滑入,即装卷是从外向中心的螺旋。我摸黑试了几次,终于成功。

我是1986年在北京第一次见到ISO400的乐凯高感光度胶片,当年不叫ISO400, 而是27DIN/ASA400,普通21DIN/ASA100乐凯卷是1.5元人民币,27DIN/ASA400卷则是5.5元人民币,从来没有用过ISO400的胶片,只知道其感光度高,而代价是颗粒较粗。我很好奇地看了看Kodak D-76显影液的说明,发现一个普遍的特征:高感光度的胶片显影时间比低感光度胶片长很多,甚至一倍或更多。

这进一步说明了银盐感光和显影的原理:粗颗粒的卤化银晶体在Ag4(光解生成的四个银原子,潜影)的催化下被还原剂还原的反应需要时间更多。即体积更大的卤化银晶体其催化还原的反应在相同温度下反应时间更长。

我一边玩黑白120胶片,一边玩黑白4×5胶片。4×5胶片冲洗有两种方法,单张冲洗及多张冲洗。单张冲洗简单易行,不需要特殊的设备,只要两个方形的浅槽容器即可,分别放显影液和定影液。缺点是一次冲洗的胶片数目有限。多张冲洗则是参照Using the view camera一书中所介绍的方法,使用4×5 film developing holder(我不知道中文是怎么说的,姑且翻译成胶片冲洗支架),是个不锈钢的胶片架,装入胶片后将胶片架浸入显影液中,双手握住胶片架上方的两侧,上下移动胶片架以确保冲洗过程中必要的搅动。一口气在ebay上廉价买了27个胶片冲洗支架,最多时一次冲洗了5张4×5胶片。

玩胶片冲洗能够对曝光宽容度、反差以及伽码值γ有深入和直观的了解。

玩胶片冲洗能够对曝光宽容度、反差以及伽码值γ有深入和直观的了解。虽然冲洗了负片,可是看着别扭,那时候胶片扫描仪还没买,用几年前的照片扫描仪扫了一下惨不忍睹,反正过期胶片多,就造着玩。

用未曝光的胶片当相纸,这样就能看到"正"片了,我将未曝光的胶片和底片乳剂面相对,用两片玻璃夹紧,然后尝试感光、冲洗。未曝光的胶片当相纸依然用D-76显影液,F-5定影液。这"正"片是什么效果呢?

本来想今天就先写到这了,不过觉得没怎么写D-76显影液,倒是写了太多的铺垫,还是继续。
这"正"片的反差是出奇的小,我对比负片,觉得怎么反差比负片还小呢?

再插一段必要的内容,我玩4×5黑白胶片的同时买了Polaroid 645的胶片盒,专门用于2.25X3.25的富士一次成相照片。和九十年代中期流行全国的Polaroid 600一次成相照片不同,Polaroid 600(波拉、宝利来)拍摄完毕照片立刻从相机中弹出,经过一定时间后即显象。波拉这个极具创造性的公司因战略上的失误于2001年申请破产保护,2008年重组后的波拉公司终于破产。所以现在市场上的一次成相照片是富士的产品,富士一次成相照片有两种,一种延续了波拉的易用性,还有一种就是我所用的2.25X3.25一次成相照片(FP-100C, FP-100B, FP-3000B),这种一次成相照片在拍摄完之后,要匀速将照片抽出,抽出的过程中相纸中的显像药水被挤破,经过一段时间,完成显影和图象转印的过程。需要按照环境温度参照说明来确定所需时间。

我用2.25X3.25的富士一次成相照片的目的是为了能快速看到测光和实际效果之间的区别,用来为4×5胶片曝光做参考,而实际的结果让我很吃惊,富士一次成相照片的曝光宽容度比富士velvia 50反转片还小,一不小心就过曝。

经过一番资料查找,原来黑白胶片负片的曝光宽容度最大,然后是彩色负片、彩色反转片,而相纸的曝光宽容度很小,和反转片类似。曝光宽容度大,则反差小;曝光宽容度小,则反差大,这就是用负片当相纸得到的"正"片反差小的原因。

因为从来没有真正的好好玩过相纸印相,也没有过放大机,既然有了4×5的大画幅,就玩玩银盐相纸印相。过了几天,我在Amazon上买的8×10的Agfa相纸终于到了。而我手头上只有D-76显影液和F-5定影液。

其实说没玩过相纸印相,这话是不准确的,我刚才特别加了"银盐相纸印相"。来,咱们再穿越一番。相信坛子里的七零后或更大些的人在八十年代中期一定会记得这样一个场景:一个现场玩"蓝"白相纸印相的人在太阳底下边做相纸,边曝光(十来分钟),边定影(放在水中冲洗一下就可以了),边收钱。周围有一堆人看热闹,我也成了看客和给钱的人。

当年这个人推销的是0.50元人民币一小瓶的蓝色显相药水,我先后买了好几瓶。也印了不少的照片,还曾经用这种自制相纸当胶片,放在凸透镜后经过一个下午的曝光来拍摄窗户的亮光。我真的穿越了,仔细想来用蓝色显相药水是在1985年的夏天,比我玩银盐胶片早了一年。应该修改一下,我最早玩摄影是在1985年,呵呵。那时候用毛笔蘸着蓝色显相药水在绘图纸上涂满,然后晾干,有个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是很难涂布均匀。说明书上说强烈的阳光下曝光十分钟。

我清楚地记得第二天中午等着最大的太阳高照的时候把玻璃板夹着的自制相纸和底片放到窗台上晒。当时我家在二楼,爬到窗台上的时候心惊胆颤,我一直等着母亲下班,好让她帮我放到窗台上,可是中午我家窗台上的宝贵阳光就一会儿,错过了就又得等第二天,下午还有课,母亲没回来之前只好自己动手。真没想到我写这些的时候脑海中的细节记忆被唤起,仿佛就在现场。

既然说到这,就不妨先写写这蓝色显相药水,我今天写多少都要回归到主题D-76显影液,完成这个星期的内容。

原来这蓝色显相药水的历史几乎和银盐法一样悠久,是John Herschel爵士在1842年发现的。由两种化学试剂配置:柠檬酸铁铵和铁氰化钾生成铁氰化铁,在光照(主要是紫外线)作用下铁氰化铁生成不溶于水的亚铁氰化铁(普鲁士蓝),未感光的铁氰化铁则被水冲洗掉。亚铁氰化铁中,配位铁离子是二价。该反应是个典型的光氧化还原反应。还原剂是溶液中加入的草酸。

我在Amazon上买的8×10的Agfa相纸终于到了。而我手头上只有D-76显影液和F-5定影液。记得在中国的时候还有另外一种显影液D-72,可是我在Amazon和ebay上都找不到,就先用D-76了。

D-76是专门为胶片显影设计的。胶片相比相纸,其宽容度大,反差小,以记录更多层次的影像,胶片显影液的特点是显影缓慢以保持小的反差。我用D-76来冲洗相纸的结果就是照片反差非常小,对比不强烈。

后来改用paper developer做为关键字在Amazon和ebay上找到了Kodak Dektol Developer,其实就是D-72,看来真是名称误事啊。我很好奇D-76和D-72对曝光过的胶片显影有什么不同,就裁了两条样条,同时放入D-76和D-72中,只见D-72迅速还原溴化银,胶片很快变黑;D-76则速度缓慢。还有D-72中含有大量的碳酸钠(食碱),pH值比较高,显影液中的有机还原剂在碱性环境下还原能力更强。

我在英文论坛上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Kodak公司的老员工的帖子,讲到了银盐颗粒分布和曝光宽容度的关系。银盐颗粒分布越窄(颗粒直径越类似),反差越大;银盐颗粒分布越宽(存在各种直径的颗粒),反差越小。这个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反差和显影速度有关呢?且听下回分解。今天实在有点累了,晚饭还没吃。

银盐乳剂的感光度ISO和银盐颗粒大小有关,颗粒越大,ISO越高;反差则取决于感光特征曲线(光密度-曝光量的常用对数图)的斜率大小,斜率越大,反差越大。如果银盐乳剂中分布有各种直径的银盐颗粒,则能对不同曝光量都有反应(粗颗粒在低曝光量下感光,细颗粒在低曝光量下不感光;二者在高曝光量下均感光)其感光特征曲线是各种直径银盐颗粒感光特征曲线按其分布的加和。所以斜率会变小,反差较小;当银盐乳剂只有一种直径的卤化银颗粒时,由于均一的颗粒直径分布,只有曝光量达到一定值的时候才感光,反差会大。因此,银盐颗粒分布越宽,曝光宽容度越大,反差越小;银盐颗粒分布越窄,曝光宽容度越小,反差越大。高感光度的银盐乳剂的制备需要"奥斯特瓦尔德成长"的过程,即晶体的成熟成长过程,晶体从单一的小颗粒变成大颗粒,其颗粒分布比成熟前要宽许多。

本来这个星期是要继续写曝光宽容度、反差以及伽码值γ的,内容太多,先放一放。写写最近用扫描仪的感受。

扫描仪是数码时代玩胶片摄影的人的第二台相机,第一台相机是各种旁轴、大画幅胶片相机。因此对这第二台相机:胶片摄影的数码相机,其特性也费了些时间来掌握。先说一下教训,如果要扫描4英寸x5英寸或8英寸x10英寸的胶片,你需要Epson Perfection V750-M Pro Color Scanner,如果只扫描120胶片(6cmX4.5cm, 6cmX6cm, 6cmX9cm, 6cmX12cm),你需要Canon CanoScan 9000F。我事先没发现这个巨大的区别,想当然地认为所有体积庞大的扫描仪都能扫描其玻璃版面积的胶片,图便宜和某些具有误导性的产品评估,买了Canon CanoScan 9000F却不能扫4英寸x5英寸胶片,最大只能扫6cmX22cm的狭长胶片。

当初买CanoScan 9000F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其9600dpi的胶片扫描分辨率,可是实际的经验却发现诸多原因导致根本用不着这么高的分辨率。

没用扫描仪之前,我也没有自己的放大机,所以体会不到好镜头和普通镜头的差别。真是什么事情都怕放大和细看,差别巨大。

先说说色差,这个通常只在摄影手册上看到的名词我第一次的真实体会是在1987年,小时候使用自制的10cm口径、1200mm焦距的望远镜感受到的。当年的镜片是通过《少年科学》杂志从上海邮购的。简易的折射式望远镜不可能用消色差镜片,当焦距长达1200mm时,随波长不同而折射率不同引起的色差(焦距和波长有关)就很明显了,当时说明书上的一个解决办法是在物镜的内侧增加一个光阑,通过实验的方法来决定光阑的大小,使色差降到最小。但是这种方法不能消除色差,我就一直梦想着什么时候能有一台牛顿式反射望远镜,解除这讨厌的色差。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还自己磨过10cm口径的反射镜,前后磨了一个月,可是找不到抛光粉,试过各种颗粒的研磨剂,从木碳粉到细铁锈红,到牙膏和软布,最后迫不及待地配了银镜反应的溶液镀银,没有成功,当时上初二,不知道玻璃要经过碱水浸泡来消除油污以及用敏化剂。到了高二学银镜反应的时候又试了一次,玻璃不够抛光,还是不成功。这个梦想拥有一台牛顿式反射望远镜在经历了16年之后终于实现(2003年),我到了美国之后买了一台赤道式254mm(10英寸)口径施密特-牛顿折反射望远镜,终于不再见到讨厌的色差。

然而,就在我用4800dpi分辨率高倍扫描用海鸥4A-105(3片3组的柯克镜头)在F11-F16下拍摄的Fuji Velvia 50反转片时,居然能够看到轻微的色差!

这实在是让我大吃一惊,也难怪后来人们又研发了天塞镜头,(4片3组),而且同型号的天塞镜头相机都比柯克镜头相机贵很多。在ebay上淘Zeiss Ikon 6cmX9cm折叠机的时候很有感触。小时候看徐枫编著的《摄影手册》时第一次知道天塞和柯克镜头,但那时候小,不理解,还觉得奇怪,为什么要那么复杂的镜头组?我手头上玩的玻璃凸透镜不是挺好的,也看不出有什么象差、色差、球差和彗差。

当代的相机镜头更是复杂,好象除了海鸥120相机很难找到柯克镜头,连当年我的第一台照相机海鸥205都是用的天塞镜头。不过,我手头上倒是有几个柯克镜头:Agfa Isollete II,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6cmX9cm,海鸥4A-105。

孤客听歌老师的名帖中谈到柯克头的特点和使用经验:镜片数目少,通透性好,但是要在F11-F16下的光圈效果较好。

我亲自实践了一下,综合我的三台柯克镜头相机,谈一下结果。

Agfa Isolle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85mm柯克镜头,镀膜,估焦操作。
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6cmX9cm,Novar Lens,1947年德国相机,105mm柯克镜头,无镀膜,估焦操作。
海鸥4A-105,当代上海产相机,75mm柯克镜头,镀膜,裂象及毛玻璃对焦。

海鸥4A-105因为采用裂象及毛玻璃对焦,成像最精确,扫描精度达到2400dpi时未看到明显的镜头对焦误差,看不出色差问题;用4800dpi精度扫描时清晰,但可发现柯克镜头的色差问题。用4800dpi精度扫描可看出已经突破Fuji Velvia 50反转片及海鸥4A-105柯克镜头(F11-F16光圈)的综合分辨率,故未用更高分辨率扫描,该机反转片用2400dpi扫描。

Agfa Isollete II及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6cmX9cm因采用估焦操作,无穷远成像亦不如海鸥4A-105,也许是工艺的精度问题(早期镜头的加工精度肯定没办法和当代镜头相比),总之扫描精度达到2400dpi即已经超出镜头所能达到的最高清晰度,该机反转片用1200dpi扫描,在此精度下看不出色差问题。

三台机器的镜头在大光圈(F4-F8)下均出现边缘暗角问题,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Novar Lens的中心相场和边缘相场差异明显,Agfa Isollete II其次,海鸥4A-105最好。

我的Agfa Isollete II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在逆光或接近逆光的条件下眩光比较厉害,可能是快门页片在开启和关闭的瞬间对光线的反射比较严重,还得配个遮光罩才行。但是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Novar Lens和海鸥4A-105没有这个问题,几乎看不到眩光,比较奇怪,同样没有遮光罩,为什么没有这个问题。

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Novar Lens的中心相场和边缘相场差异明显,可是这已经是在F16的小光圈下的情形了。

还有即使苦练了多年的铁手功,还是养成玩胶片相机就用三角架的习惯,用4800dpi精度扫描胶片就能看出差别来。

我用Graflex 23 (6cmX9cm) 120 roll film holder(120胶片6cmX9cm后背),配Kodak Ektar 127mm镜头(天塞镜头),效果非常好,清晰,无色差,象场均匀。

Agfa Isollete II配Fuji Velvia 50蓝色调较重,Zeiss Ikon (蔡司依康)521/2 Novar Lens的色彩色调比较均衡(不太偏色),海鸥4A-105蓝色调亦较重。看来今后的主力机要是Graflex Crown 4×5+Graflex 23 film holder,及海鸥4A-105。

用Fuji velvia 50反转片的另一个要注意的问题是色温,用惯了数码的便捷白平衡调整,用胶片在不同色温的环境光下拍摄一时还真适应不过来。Fuji velvia 50反转片最适合的环境光是晴天大太阳,标准的日光色温,此时色彩艳丽,色彩还原均衡。如果是阴天则色温偏高,色调发蓝;日落时色温偏低,色调偏紫红。

又一个问题出来了?为什么大光圈(小F值)下成像质量不如小光圈(大F值)呢?我明明记得大学普通物理教科书中有个著名的公式:光学仪器的极限分辨尺寸正比于:1.44*波长/有效孔径。按理说有效孔径越大,解象力越高,这也是望远镜追求大口径的理论根源。怎么相机上反过来了呢?

刚刚又查了一下,精确的表达是:
光学仪器的最小分辨角=1.22*波长/通光孔径
光学仪器的分辩率=1/光学仪器的最小分辨角。

结合小时候望远镜物镜前加光阑减少色差为例来说明。该公式是在不考虑镜头随尺寸增加而引起的加工精度下降的前提下才成立。镜头尺寸越大,其边缘的加工误差也越大,而这个误差是最影响成相质量的了。所以柯克镜头在F11-F16下成相较好,但是当F值大于22以上时,光的衍射就是个主要的影响因素了。一般来说柯克镜头最佳光圈为F11-F16,天塞镜头最佳光圈F8左右(当代镜头随厂家设计有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现在解释一下大光圈下出现暗角的原因,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大光圈下容易出现暗角,在4×5的机器上仔细观察,发现原因。具体做法如下:找一个象场不太大的镜头装到4×5的机器上,取下4×5的毛玻璃取景器,将眼睛放在4×5的象场边缘,打开镜头B门或T门,调节光圈大小,观察可看到的光圈的形状。当光圈很小时(大F值),在象场边缘能看到的光圈形状是完整的近似圆形;当光圈开到最大时(小F值),在象场边缘看到的光圈形状并非完整的近似圆形,而是很明显的受最前组和最后组镜片的边缘位置影响,因为所看到的不是完整的近似圆形,必然出现暗角。

光写文字了,上几张实物照。
这就是4×5的相隔四五十年的二次曝光照片,我的Canon扫描仪不能扫全4×5,分两次扫的。注意小动物塑像后的五六十年代的美国汽车。

点击浏览原图

同一照片的上半部
点击浏览原图

4×5的胶片冲洗支架
点击浏览原图

Graflex 23 (6cmX9cm) 120胶片后背,用于4×5相机
点击浏览原图

Graflex 23 (6cmX9cm) 120胶片后背,分解后的样子
点击浏览原图

我用海鸥4A-105在实验室楼顶拍的第一卷反转片之一,没有数码后期。
点击浏览原图

再发几张试机片。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阴天傍晚,同一位置。
点击浏览原图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多云间晴傍晚,同一位置。
点击浏览原图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
点击浏览原图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午后。眩光严重,不知道是何原因。
点击浏览原图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公园内的水池。
点击浏览原图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也是眩光严重。
点击浏览原图

Agfa Isollette II,1950年代德国相机,镀膜柯克头。
阴天的赛场跑道。
点击浏览原图

Zeiss Ikon 521/2, 1947年德国相机,柯克头,无镀膜。
晴天中午。
点击浏览原图

Zeiss Ikon 521/2, 1947年德国相机,柯克头,无镀膜。
晴天中午,附近地点。
点击浏览原图

Zeiss Ikon 521/2, 1947年德国相机,柯克头,无镀膜。
晴天中午,附近地点二。
点击浏览原图

Zeiss Ikon 521/2, 1947年德国相机,柯克头,无镀膜。
晴天中午,附近地点三。
点击浏览原图

Zeiss Ikon 521/2, 1947年德国相机,柯克头,无镀膜。
晴天中午,附近地点四。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Zeiss Ikon 521/2, 1947年德国相机,柯克头,无镀膜。
晴天中午,附近地点五。
点击浏览原图

Graflex Crown 4×5 Camera, Kodak Ektar 127mm Lens, Graflex 23 roll film holder, 镀膜天塞镜头。
阴天傍晚。
点击浏览原图

Graflex Crown 4×5 Camera, Kodak Ektar 127mm Lens, Graflex 23 roll film holder, 镀膜天塞镜头。
阴天傍晚,同一位置。
看了孤客听歌的"我用海鸥4B拍风光"之后

Graflex Crown 4×5 Camera, Kodak Ektar 127mm Lens, Graflex 23 roll film holder, 镀膜天塞镜头。
F4.5,15秒曝光。
点击浏览原图

Graflex Crown 4×5 Camera, Kodak Ektar 127mm Lens, Graflex 23 roll film holder, 镀膜天塞镜头。
F4.5,1分钟曝光。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阴天傍晚,同一位置。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大阴天中午。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附近地点。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黄昏。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肉眼测光,过曝。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肉眼测光,过曝。用海鸥拍我的Graflex Crown 4×5相机。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日落后。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公园内。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日落后,同一位置。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公园内二。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日落后,同一酒吧。
点击浏览原图

海鸥4A-105,当代上海相机,镀膜柯克头。
晴天下午。
点击浏览原图

以上是近来的试机片,感觉还是海鸥效果最好,但是视场有些广角,不是标头。我还是比较喜欢Agfa Isollette II的,就是不知道为何眩光严重,只能顺光拍摄。此外反转片的色调随环境光的色温变化严重,还在摸索中。喜欢Graflex Crown 4×5加Graflex 23胶片后背,天塞镜头高倍放大后的成相质量确实比柯克镜头好很多,尤其是和无镀膜的柯克镜头相比。
欢迎各位朋友点评。

用海鸥柯克头拍摄中画幅反转片风景体会:
养成不用三角架不拍照的习惯,因为用海殴柯克镜头,最好用F16的光圈,F22太小,衍射影响大;F11时还是有些暗角。用F16的小光圈,则在弱光下需要较长时间曝光。无论练过多久的铁手功,在高倍率扫描下都能看出纰漏,一个三角架和一根快门线往往比好镜头更能提高画面质量。

用Agfa Isollette II以及Zeiss Ikon 521/2拍摄体会:
带镀膜的镜头效果就是好些,其余和海鸥柯克头体会相同。老相机检查和维护的重点:快门速度准确性,对焦准确性,胶片压片弹簧强度和位置。这最后一项也很重要,因为老相机在几十年甚至半个多世纪中,胶片压片弹簧可能老化或疲劳,胶片无法平整地处于像平面,会出现刚刚卷片拍摄和卷片很久之后拍摄胶片平面度的差异,而导致局部对焦不准。

关于测光:
个人倾向于根据测光表、数码像机、和照片最终结果来苦练肉眼测光,在各种光照条件下,天气条件下都测试一下,平时没事多用测光表虚拟拍摄,时间久了,可以完全脱离测光表,回归到不用电子设备的全天候胶片摄影中来。这样在寒冷的极地也不怕电池没电。反正是用胶片,更不用电了。

晴天十六法则需要针对具体相机来测试,对于我当年的海鸥205相机欠曝近两档,对于现在的海鸥4A-105则完全适合,对Graflex Crown 4×5也适合。

除非用18%灰度板做现场测光,不要完全相信测光表和数码相机的测光结果,尤其是对反光度很高和很低的情况,电子设备都假定它们是中性灰,所以必然不准。对于高反光度的物体(接近于白色),增加一至两档曝光;对于很低反光度的物体(接近于黑色),减少一至二档曝光。

点测光结果和拍摄曝光参数:
建议详细看区域曝光法,根据多点测光来决定最终拍摄曝光参数。

带着修炼的心态,多泡论坛交流,多拍照片实践,多看书,多思考,多总结。这似乎对摄影、追女孩、作研究、以及诸多人生重要的事情都适用。

带着修炼的心态,多泡论坛交流,多拍照片实践,多看书,多思考,多总结。
带着神圣和娶妻的心态,多和MM接触交流,失恋则多谈几次恋爱,多思考(对于MM和自身),多总结。
带着崇高的目标,多看文献和前人的研究成果,多思考(对于自己的课题和实验),多做实验实践,多总结。
带着想发财的目标,多看白手起家人的自传,多多实践(想做生意就从简单的开始,别好高骛远),多思考,多总结。

刚刚玩反转片,所以一切都要从头学起,前一阵拍了些纯试机片,目的是为了了解反转片在不同光照条件下的曝光情况,但是发现了个问题,对于日光片来说就是早晚(低色温)和阴天雨天(高色温)色温不对,还原不真实。

因此请教了孤客听歌老师:
2011-05-26, 13:38
孤客听歌老师,您好。看了您的片子后拍了些试机片,有些疑问,向您请教。以前(上个世纪)拍彩色负片的时候很少拍风景,都是人像居多,也选择大白天,因此用日光片色彩还原还不错。我是看了您的片子后才第一次拍反转片,在不同的光照条件下都试了试,(清晨、正午、傍晚、晴天、阴天、雨天)但发现用反转片(Fuji velvia 50日光片)拍摄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色温调整,胶片的色温调整比起数码的白平衡调整麻烦许多,看您的每张照片都那么美,色彩也好,各种光照条件都有,您是如何解决胶片拍摄的色温调整问题的?用雷登系列的色温滤镜吗?期待着您的解答,谢谢了。

孤客听歌
高级会员
2011-05-27, 00:11
早期喜欢加滤镜,为了色温平衡,后来我拍风光很少加滤镜,早晚色彩色温不够也另有一番感觉,反差特别大时会考虑加块渐变镜。但不改变色温,所以我的片子蓝色很多都有些夸张,为了整体效果会在扫描后,后期在电脑通过通道适当调色(很少)Fuji velvia 50日光片色彩非常好,尤其拍风光。

我的反转片都是在网上买,便宜且可选择的种类多。大概看了看,主要是富士和柯达。

从厂家的参数来看总结如下:

富士:

Fuji Velvia 50
感光度为ISO 50,超细颗粒度(RMS 9),高解象力,高分辨率
解象力:
对比度为1.6:1时,80线/毫米
对比度为1000:1时,160线/毫米
色彩艳丽,色彩饱和度非常高
极好的冲洗宽容度(过度冲洗或欠冲引起的色彩平衡的变化最小)

Fuji Velvia 100F
感光度为ISO 100,超细颗粒度(RMS 8),,高解象力,高分辨率
解象力:
对比度为1.6:1时,80线/毫米
对比度为1000:1时,160线/毫米
色彩艳丽,色彩饱和度非常高
胶片长期存储色彩稳定性好
优异的冲洗宽容度(过度冲洗或欠冲引起的色彩平衡的变化最小)

Fuji Provia 100F
感光度为ISO 100,超细颗粒度(RMS 8),高解象力,高分辨率
解象力:
对比度为1.6:1时,60线/毫米
对比度为1000:1时,140线/毫米
色彩艳丽,真实的色彩还原(较适合于人像,对皮肤色彩还原好)
更广的胶片曝光倒易率范围(更适合于超短时间曝光和长时间曝光而不用增加曝光量)
优异的冲洗宽容度(过度冲洗或欠冲引起的色彩平衡的变化最小)

柯达:

Kodak E100G
色彩艳丽,感光度ISO 100,真实的色彩还原(较适合于人像,对皮肤色彩还原好),较低的反差(更广的曝光宽容度范围),优异的胶片曝光倒易率范围(1/10000 秒至10秒曝光范围内不需要增加曝光量),持久的胶片保存性(黑暗条件下至少80年)。

Kodak E100VS
色彩艳丽,感光度ISO 100,优异的胶片曝光倒易率范围(1/10000 秒至10秒曝光范围内不需要增加曝光量),生动的色彩饱和度(VS=Vivid, Saturated)。

这两款反转片的厂家参数都没有解像力和分辨率的数据。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Some thoughts about high power diode laser for Holography

I had been interested in Holography since 1994 and making beautiful hologram is one of my dreams. However, even if it was invented in 1948, it took a long time for holography to reach ordinary people and making hologram is still an expensive and “laboratory” work. Finding cheap laser with long coherence length and cheap recording material is a pain.

I made my first hologram in September 2006 and didn’t continue due to my Ph.D research. After almost 4 years, I began using high power diode laser and DPSS (532nm) for holography recently. What I found is bad results for using 200mW 660nm diode laser and 200mW 405nm diode laser. Wonderful webpages at http://redlum.xohp.pagesperso-orange.fr/argonlaser.html and http://redlum.xohp.pagesperso-orange.fr/laser/ECDL-test.html give me the right answer.

My comments and suggestion:

Quan Says:
November 13, 2010 at 12:41 amReply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wonderful testing of all these laser diodes. I  made holograms 4 years ago using 5mW 650nm diode laser (wonderful result) and tried to use high power diode laser (150-200mW, 660nm, 532nm, 405nm) to make holograms this month. The problems I have are the “sliced bread” in transmission holograms and “dim, sliced bread, wrong color, out of focus” in Denisyuk holograms. I realize that this is caused by the short coherence length of the laser but wonder why 5mW diode laser is much better than 200mW diode laser ( I tried 2 different 200mW 660nm diode laser but all showed “sliced bread”, and the “space” between “sliced bread” is different for two diode lasers). Now I realized why the single longitude mode laser is so expensive and not very powerful. Before come here to read all of your testing graphs, I googled the wikipedia and find the relationship of frequency difference of different modes is c/(2nL),
http://en.wikipedia.org/wiki/Longitudinal_mode
while c is speed of light and L is the length of resonator (mirrors), since the L of diode is 0.02-0.3 mm and the delta wavelength (changes) between different modes are much higher than those of gas lasers (L~20cm, or meters). My calculation of the delta wavelength between muti-modes of 600nm diode for L=0.05mm is about 3.6nm.  (delta lamda=((lamda)^2)/(2*L) and that gives about the correct coherence length as the size of “sliced bread”. My result of 532nm is much better and I think that is due to the longer L of the YVO4 crystal for 1064nm laser. I failed to make Denisyuk hologram using 200mW 405nm diode laser for the length of 2 cm of object. It is easy to understand that higher current will lead to higher photon energy of the muti-modes. But it seems that the distribution of different modes should follow the boltzmann distribution. I was happy to see the growing market of high power diode laser but how can we keep the power and still get a single longitudinal mode? Do you think lowering the temperature of the diode will do the job? I mean using liquid nitrogen or dry ice to keep the diode in very cold temperature. Glad to see your web site and blog! Thanks a lot.

rxlaser Says:
November 13, 2010 at 9:55 amReply
Hi Quan, yes I agree with your statements and computations. Many low power diodes can run single mode, and most high power diodes too but not up to high powers. I would say that typical red DVD diodes can run single mode up to approx 30mW, sometimes higher. Some are completely unsuitable, though, see my tests. Blu ray diodes 405nm seem pretty bad in general, but the 445nm diodes much better again.

Thanks for your interest!

Quan Says:
November 13, 2010 at 2:38 amReply

Lowering the temperature should increase the ratio of distribution between different modes. According to Boltzmann distribution, n1/n2=exp(-E1/(kt))/exp(-E2/(kt))=exp(delta E/(kt)). So even if we lower the temperature a little bit, the ratio of amplitudes from different modes should increase a lot. And the modes that we don’t want will be significantly lowered. So by using lower temperature, if the depth of “sliced bread” increases, that means GOOD! I think it is easy and feasible for hobby holographer to lower the temperature of high power laser diode rather than buying expensive high power single longitudinal mode gas laser.

rxlaser Says:
November 13, 2010 at 10:03 amReply
Hi again, I don’t have experience with low temperatures, because sooner or later there is moisture condensation and ice appears on the diode and optics, so one needs to hermetically seal the whole thing and desiccate, professionals use nitrogen as ambient atmosphere. I have no idea how well diodes behave then, all what I can say that lowering the temp from like 25C to 15C, does already have a positive effect in most cases.

Quite generally, there seems a magical barrier at approx 100mW for almost all diodes, includung ECDL setups, above which multimode operation appears. I wonder whether this can be improved at low temperatures.

Quan Says:
November 13, 2010 at 6:59 pmReply

Hi, glad to see your quick reply. Yes, the moisture in the air (room temperature) will condense on the surface of cold objects but we still feel very dry in cold winter. The ambient relative humidity is about 30-50% but the pressure of water vapor in the air varies a lot from summer to winter. The reason of condensation is that the pressure of water vapor in ambient temperature is above the saturated water vapor at lower temperature. It’s already cold in north hemisphere at night now and I wonder if you can test the diodes at night in a room without heater or move your instruments out of the room. (Sorry for bad suggestions) Another way to get rid of ambient humidity in a closed small room is put a lot of ice (3-5 kg, -5 degree to -10 degree Celcuis, the colder the better) in the room until the humidity is condensed on the surface of ice and then you can test the profile of diodes in a little bit higher (5 degree C) temperature than the ice. I will try to make hologram with my 200mW 660nm diode laser in really cold winter night in a room without heater.

Quan Says:
November 14, 2010 at 1:56 amReply

BTW, I forget to mention that don’t use liquid nitrogen or dry ice in a closed room that will cause suffocation and can kill people. But ordinary ice from super cold freezer (-80 C) is best for decrease the humidity of the air in closed room. In another word, you just put big container with higher surface area full of cold ice for condensation to compete the unwanted condensation on diode.

qyuan0366 Says:
November 14, 2010 at 9:53 pmReply

Hi, I have something to tell you about my thoughts and what I did. Since I don’t have the instruments to measure the spectrum of multi modes, I use a simple way to see the mode hop. Put a clean thin glass (2mm) in front of the laser and see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of the reflected light about 2 meters away or further. The rings of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on the wall is slowly changing at the beginning when diode is turned on (100mW 660nm). But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is sharp and clear. The slow changing of the rings is due to the temperature change of the diode. (wavelength change caused by temperature change). After a while, about 2 minutes, the rings are constant and don’t move, suggesting the thermo-equilibrium is reached at the current power. If increasing the power, the rings begin changing again. And will take a while to reach the heat equilibrium within diode. When the power is high, a sudden change of all interference pattern can be seen and the change might last for several seconds to minutes. During this change, the previous sharp and clear interference pattern become “evenly bright” or “less contrast” and some new patterns occur. I think that is due to mode hop. This is common for 660nm 200mW diode laser and also for 200mW 532nm DPSS laser. I carefully watched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of 5mW diode for several minutes and no pattern change was observed. So here is the question, is the multi-mode at higher power caused by just high current or due to the high heat? Even if we soak the diode in liquid nitrogen, as long as the diode is on, there is a temperature gradient across the center of diode and the surface of the diode. I wonder the multi-mode of the diode at higher power is due to high heat generation inside of the diode and the actual temperature in the diode center is much higher than the ambient temperature even if the thermo-equilibrium is reached. For 5mW diode, the heat generated in diode is so low and can quickly dissipate. If the temperatures in the center of the diodes are same, there is no reason that 200mW diode runs multi-mode but 5mW diode runs single mode. I calculated the ratio of different modes using Boltzmann distribution. To my surprise, the ratio is not highly dependent on temperature. Here is my calculation:

For 660nm diode laser, assuming L(length of resonator)=0.1mm, so the wavelength difference between different modes is 2.18nm, the energy difference between two modes next to each other is
hc/(2nL)=6.63E(-34)*3E8/(2*1*0.1E(-3))=9.945E-22(J),
the ratio of different mode at 20C:
n1/n2=exp(delta E/(kt))=exp((9.945E-22)/((1.38E-23)*298))=exp(0.2417)=1.27
the ratio at 273k is 1.30 and 2.55 at 77k (liquid nitrogen).

So the reason that 5mW diode runs in single mode is completely due to the fast heat dissipation rather than the ratio of different mode at low power consumption. When you measure the properties of the diodes at 15C at high power, the actual temperature of diode might be as high as 50 or 60C even if the surface temperature of diode is 15C. So when power is above 100mW, it’s so hard to get rid of the heat fast enough and multi-mode occurs. I am pretty sure that diode can get single mode even at 200mW or higher as long as the heat is quickly dissipated. “Quickly” here I mean the temperature in the center of diode must be less than 20C or 25C.

rxlaser Says:
November 15, 2010 at 10:51 amReply
Hi Qyuan, thanks for your comments! I believe these are difficult questions and I am not really quaified to give a meaningful answer, as to what all the causes for multimode behavior at higher currents are and whether this can be helped by low temperatures. Obviously a higher gain will always give a tendency for more modes to lase, but why there seems to be a quite univeral border at around 100mW for practically all diodes incl ECDL setups escapes me. Probably thermal gradients and induced optical inhomogeneities, lensing effects in the material, etc, play a role and I just dont know what effect a very low temperature would have. This would be interesting to investigate.

But I guess for practically making holograms, dealing with ultracold substances would make things unnecessarily complicated, it is difficult enough to reach thermal stability and avoid drafts and thermal gradients over the holographic setup. SInce one can reach in the order of 100mW with ECDL, which is quite a lot, there is no strong reason to handle liquid nitrogen etc to reach a bit more power!

Quan Says:
November 15, 2010 at 7:42 pmReply

Hi, rxlaser, thanks. I agree with you that “there is no strong reason to handle liquid nitrogen etc to reach a bit more power”. I was thinking that if we can dissipate the high heat from the 1W 445nm diode using liquid nitrogen, we might get over 1W in single mode and it probably can be used for portrait or “non-still” objects without using the vibration-free platform. I am a biochemist and can get liquid nitrogen or dry ice easily in our lab. Also, there is a pulsed Nd:YAG laser with a pulse duration of 4ns and energy of 200mJ/pulse (532nm after SHG) in our lab for laser photolysis study and I am using it for research. I wish I can use it for portrait of people but obviously NOT because of the burning of the eyes. So I am interested in CW semiconductor laser. Let’s do a little bit calculation again here: For slavich emulsion (VRP-M, PFG-03C or PFG-M) the sensitivity at 445nm is about the same as logS=-3.4, which is about 2500uJ/cm^2 for the energy need for exposure. For a 1W laser, the time need for 2500uJ at 100cm^2 is only 0.25 sec. If the 660nm laser can run single mode at 250mW, the time need for 30uJ/cm^2 (sensitivity of red 660nm emulsion from Tianjin, China) at 100cm^2 is 0.012 sec. Such short time will allow the speed of movement of 0.01mm/sec. (for 1/4 wavelength tolerance). I know it might not as good as the prediction here but I just do some calculations for fun before doing the real work.

I observed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again last night and want to tell you more. For 5mW diode, there is also mode hop (interference pattern change) but the rings are still sharp and clear. For my 200mW 532nm DPSS, if it is powered by 2.4V (before the circuit),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is pretty stable for quite a long time. But when powered with 3.7 V (before the circuit, the normal working voltage), I see the interference changes often in about 5 minutes. For 200mW 660nm diode, I just saw very bad interference pattern. There was no high-contrast rings like those by 5mW 650nm diode or 532nm DPSS.

Quan Says:

December 2, 2010 at 8:36 pmReply

Hi, rxlaser, how are you recently?
Find a good post about single and multi mode for laser diodes:
http://laserpointerforums.com/f54/single-mode-multi-mode-laser-diodes-53695.html

Also, I just bought a 445nm 1 W Nicha laser diode from ebay. What I found is another problem: To make sure I can get single mode at low power, I monitored the current very carefully and it won’t excess 300mA. (Operating current is 1400mA). I use a standard 5.6mm diode housinghttp://cgi.ebay.com/5-6mm-Laser-Diode-House-With-Lens-Laser-Industrial-Lab-/260542376333?pt=LH_DefaultDomain_0&hash=item3ca989298d#ht_2788wt_724for heat sink.when the current was set as 200mA(monitored with digital multi-meters for voltage and current), 445nm laser is coming out. But the current is slowly going up to 300mA (keeping the voltage constant) in about 3 minutes and 445nm laser was replaced by blue light like LED. If I turn it off and wait for just 3 seconds, the laser is back again but will slowly change to ordinary blue light after a while. I don’t have the problem for my 405nm diode/660nm diode. Does that mean I was running just above the threshold limit or because of above the thermal limit?I find the laser modular is warm (40-50C degree) after 3 minutes even if powered by 300mA? Is this normal for 1W 445nm laser diode? It seems that 1W 445nm laser diode has a lower electric-optical conversion efficiency than 405nm/660nm laser diodes.

rxlaser Says:
December 3, 2010 at 5:37 pmReplyHi Quan,

you should always run a diode with constant current and not constant voltage (because the forward voltage is strongly temperature dependent). I guess the diode got very hot and then below the lasing threshold. Certainly 50C can be easily reached by 300mA. Better cool it properly, this is good for its life time and also for holography application better have a very stable temperature control.

Quan Says:
December 4, 2010 at 1:36 amReply

Hi, rxlaser, thanks for advices.
I removed the diode from the modular and made an big aluminium heat sink which fully contacts with diode case as much as possible. Yes, as long as the temperature is constant, I didn’t see the increase of the current. (Stays there at 210mA for about 8 minutes). I began using constant voltage rather than constant current when I found the fluctuation of the optical output of 660nm 200mW diode. For some reasons, (660nm 200mW diode, low heat generation than 445nm 1W diode) even if the current is constant, the photometer for optical output measurement is changing up and down after 10 minute stabilization. No optical power fluctuation was found in 5mW 650nm diode. So I tried to risk those in constant voltage.

qyuan0366 Says:
December 6, 2010 at 4:23 amReply

Hi, rxlaser. Sorry for bothering you again for another question. A laser diode behaviors like LED below thresh hold limit. Can we increase the current of a ordinary LED or high power LED (keeping the temperature low with dry ice or liquid nitrogen for fast heat dissipation) to get laser? I don’t know the structural difference between LED and laser diode and wonder how the population inversion can be obtained in laser diode while no population inversion in LED.

rxlaser Says:
December 6, 2010 at 8:16 amReply

Hi Qyuan,

no a laser diode needs a decent resonator to start with ;-( While a LD can work as expensive LED, sometimes unvoluntarily, it doesn’t work the other way around,

qyuan0366 Says:
December 16, 2010 at 6:11 amReply

Hi, Wolfgang. More questions for holography. I didn’t use the special polarized laser for holography just the 5mM diode laser. What’s the advantage of using the polarized laser? (except to remove the unwanted reflection between surfaces of the plate) If I split the random polarized laser to two beams of laser with perpendicular polarization planes as object beam and reference beam, using metal object or anything without Brewster’s effect, will I get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hologram? Or for Young’s double slits experiment, if I put two polarize filters on each slit (polarization planes are perpendicular to each other ), can I see the interference pattern on the screen?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发表评论

【原创】对于创造力、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一点感想

本文2010-08-15 12:04首发于本人(袁泉)的青海博客地址http://unixboy.blog.qhnews.com/article/163690.shtml
本站从spaces空间转移过来,作为备用博客。

对于创造力、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的一点感想

文/袁泉

(本文作者现在美国东部一所大学做生物化学研究,依然在为实现儿时的梦想而努力和思考着)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unixboy.blog.qhnews.com (首发)
https://qyuan0366.wordpress.com (备用)及作者

   近来看到一篇报道,“中国孩子计算能力世界第一想象力倒数第一”,该文的两篇原始出处见《长江日报》 2010年8月4日 星期三 第7版 教科卫新闻《刘道玉呼吁解放孩子好奇心 想象力世界倒数第一创造力倒数第五》(作者:魏娜 赵武英)、《中国是学科奥赛金牌“常客” 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难突破》(作者:魏娜)。除了这两篇文章令我感慨之外,还有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给温家宝总理发人深思的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生活在异国他乡,面对不同的文化。曾经迷失过,苦闷过。对比过去与现在,中国与美国,结合自己的经历写一点感想。

  人的任何行为都有动机和出发点,发自内心的、完全投入的活动是最快乐的;相反,为了某种目的不得以而为之是痛苦的。

  小的时候写作文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首先是没有机会大量阅读,也没有阅历和感触,经常是春游之前或是集体活动前老师说大家回来之后写一篇作文,本来高高兴兴的春游一下子蒙上了阴影,玩的时候还要想怎么写作文,回来后经常写到一半就去数字数。也有时真的玩得非常开心,暂时忘记了作文的阴影,写起来倒还有内容,一数居然比老师要求的字数多。小学三年级有件事情很有趣,班上有三个调皮的同学逃课去玩,这三人都学习成绩不好,被班主任语文老师抓住后责令写经过和检查,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检查,这三人声音太小,没怎么听清,后来老师让班上一位学习很好也很漂亮的女生分别念他们的检查,其中一句我至今记忆尤新:“我们来到一座小桥…… ”。全班同学轰堂大笑,连班主任都笑了,估计这个同学是觉得检查不好写就有感而发把逃课欣赏美景的快乐写出来凑数。

  小学写记叙文(300字),初中写说明文(500字),高中写议论文(800-1000字),而我中学时期最长也最好的文章却是高一时写的一封情书(>6000字),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轻而易举地写那么多字,还觉得没说完。出国前在新东方上GRE辅导班,GRE填空老师陈圣元非常幽默,陈老师无数深记在我脑海中的笑料之一是:“这道题做错,源于对生活体验的不足”。没有人生的阅历和感受,没有发自内心的情感,怎么可能写出好文章来?如果换我来作小学语文老师,我会让孩子们尽情地玩,引导他们发自内心地把快乐记录下来。

  作为70后,我和许多人一起感受了中国自文革之后重视科学尊重人才的转变。清楚地记得八十年代中期电视的黄金时段居然播放科普讲座,请一位有名望的科学家,讲科普,谈人生。现在想来,在广告时间就是金钱的理念下,这种非专业频道黄金时段播放科普讲座的事情估计也是时代特色,绝无仅有了。八十年代还流行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在那个纯真的年代里,我真的是从小树立起当科学家的远大理想,为了攀登科学高峰而努力学习。虽然成绩很好,小学的学习动机却是觉得攀登科学高峰是对的、努力学习是对的,并没有真正体会到学习(语文、数学)的乐趣,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是写作业,作业对于我来说是很大的精神负担,没写完作业,根本玩不开心,一旦写完了作业,如释重负,就可以放肆地玩了。我会利用一切的时间尽快地完成作业,甚至是午休时间,最终目的是能轻松地、尽情地、无忧无虑地玩!青海的夏天晚上十点才天黑,我不玩到天黑不回家。想起小学一、二年级,在青海山川机床铸造厂“黑圈楼”前的空地上,玩土、玩水、玩火、捉迷藏、玩水枪、玩泥巴、在沙坑中挖陷阱然后等着看人掉进去、用砖头玩“多米诺骨牌”等等,儿时的那种轻松、放肆地玩乐真是一段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说是无忧无虑,其实也不尽然,那时候没有表,在玩得最高兴的时候往往看着天边的晚霞,估算着还能再玩多长时间,还能再高兴多长时间就得回家睡觉然后等着明天老师布置新的作业,赶快抓紧时间珍惜眼前的快乐!

  高中之前,学习负担不重,总能轻而易举地成为班上的前几名。小学和初中,我的最大乐趣是课余活动。小时候崇拜两个人:爱迪生和爱因斯坦。一个是发明家,一个是科学家,那时候对发明家更崇拜,觉得发明家对世界的改变更大。但是要当发明家又离不开科学知识。我的童年是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缓慢转变的过程中度过的,计划经济的时间更多一些。那时候物质匮乏,很羡慕别人家的各种电器,而且非常羡慕电动玩具。我家有收音机是在1979年,1984年开始有录音机和电视机。我很感激父亲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买的几本书:《少年科技制作》,《少年晶体管收音机》,《少年电工》,《130个科学游戏》。家里还有两套《十万个为什么》,第一套是面向工农兵的“文革版”,第二套是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改革开放版”,“文革版”纸张虽薄但致密色白,“改革开放版”纸张较厚且有很多彩图。小学我最喜爱的是自然课和手工课,也非常喜欢美术课。小学的班主任都是语文老师,虽然语文和数学都很好,可我总幻想班主任是自然老师、体育老师或美术老师就好了。有自己特别喜欢的课目或是体育课时,前几节课都是在期待中度过的。那时候特别佩服会装收音机、电视机的人,父亲的车间里就有个叔叔会无线电,而且和父亲关系非常好,我成天拿着那几本书去找他,小学二年级汉字也认得不多,很多段落要让大人讲,这个刘叔叔对我也很耐心,那几本书就这样在大人的帮助下并在我的恳求下让父母或是叔叔尽可能地辅导我照着做了一遍,确切的说,《130个科学游戏》简单易行,不需要太多的源材料,实施得最多,而其他书上的介绍选择性地做了一些。主要是材料不好找,也不好买。叔叔们有时候会给我几个电阻或电容、二极管之类的,我如获至宝,睡觉都捏在手里。我小时候很喜欢拆东东,当然家里正在用的东东是不能拆的,所以废旧的钟表对于我来说是宝贝,但小学二年级以前拆开的钟表是装不回去的。到了五年级开始流行石英钟,以前的机械闹钟都可以给我拆着玩了,也就是那个时候第一次能够把拆开的闹钟组装好。后来开始玩无线电,家里的收音机、录音机、电子表都没少拆,只是彩电没敢拆,一是怕其内的一万两千伏高压,二怕拆坏了没法向父母交代。我还曾经把一份重要的信件藏在录音机后盖中若干年,那是高一时来自我喜欢的女生的拒信。玩小制作非常锻炼动手能力,也很锻炼创造力,并且对物理和化学的学习有直接的认识。到了中学,我终于体会到学习的快乐了,最主要的是我的那些小制作需要这些知识。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玩摄影,自己冲胶卷、洗正片,我自制过简易的135相机,装过三个晶体管的收音机,电子门铃,用硅光电池做感光元件用于早晨起床提醒。(这个硅光电池当时1988年价值7元人民币,是通过《我们爱科学》杂志的科普服务邮购到的,我满心欢喜地拿到太阳下晒,用万用表量到的最大电流强度是10毫安,电压为2伏特,然后才意识到用硅光电池点亮手电筒灯泡有多么地昂贵!)清楚地记得当年在各个科普杂志(《少年科学》、《中学科技》、《我们爱科学》等)上撰写电子小制作的一个著名作者:陈有卿。我邮购过10厘米口径的开普勒式望远镜镜片,然后组装成60倍的天文望远镜,当年没有单镜头反光照相机就用旁轴海欧205相机一点点实验拍摄太阳黑子和月球环形山。高一的时候还玩航模,买了一个1.5cc的压燃式发动机,1990年邮购于上海,价格是27元人民币。这个发动机的功率非常大,噪音也很大,使用一种混合燃料,1:1:1的煤油:蓖麻油:乙醚的混合物。(70后的人可能清楚地记得初三英语课本里有篇文章讲到蓖麻油和食醋的混合物,如果你忘了,想想那个科学家用中指蘸混合物,用食指舔,然后让学生们重复的故事。我可是对蓖麻油有最最直接的认识)可是终因没人指导及不懂空气动力学而没能制作成飞上天的模型飞机。从初三开始在家里做化学实验,我没有试管就用小药瓶代替,从工厂里管化学药品的阿姨那里要点氢氧化钠和盐酸,还有硫酸铜晶体,家中买了酒精灯。中学的化学课本上几乎所有的反应我都亲自做过,而大部分却是在家里,中学能要点化学药品也挺不容易的,我就找工厂的化验员要。因为几乎所有反应都亲自做过,化学考试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根本不需要复习。中学里我最喜欢的、学得最好的课程从来不记笔记,我喜欢听老师讲,然后放开思路去想。有意思的是我是物理课代表,而不是化学课代表。高中的物理还是适应了一段时间,虽然做了很多物理实验,可是考试还是不行,因为一时半会儿没适应推导公式,及用数学做工具来分析。看到一个从江苏来的同学物理很棒,诀窍就是多做习题,我也下功夫多做题,后来终于不愧对物理课代表这个头衔了。在青海湟川中学,我度过了很美好的中学时光,有理想、有追求、有信仰、也尝试过对爱情的追求。

  当我完成了中学的课程,步入大学校门前,一场激烈地争论发生在我和父亲之间:关于专业选择。刚才写了这么多其实都是铺垫,在中国的国情下,发生这种争论也是合情合理的,但今天我花这么多笔墨来记录它,有它的用意。父亲是工程师,他希望我也学工程,可是我从小立下了志向要当科学家。中学阶段,我强烈地体会到了学习的快乐、试验的快乐,动手的快乐,这几乎近似于一种快感!我无法想象走一条不是通向自己理想的道路,那样太痛苦了。中学毕业的我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很坚定,我不会在乎旁人的看法,在我终于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后,我踏入了大学的校门。然而我却被惨痛的事实击得几乎丧失了自我。

  和我的许多同学不一样,我是带着追求理想的目的进入化学系的,渐渐地我发现周围的同学很多人是不喜欢这个专业的,认为没有前途,而且他们的第一志愿不是化学,是被调配来的,我很苦恼,第一次觉得身边没有了志同道合的人,当我第一次放假回家,一路上我的所见所闻使我感到这是个不被社会认同的专业,另一方面,我也觉得是我的大学不够好,生源不够优秀,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不喜欢化学的人被调配到化学系。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国家培养,自己一分钱学费不用出。我感慨为什么国家每年要花那么多钱去培养没有动机和兴趣的人呢?

  虽然在青海湟川中学里是好学生,但是进了大学校门,发现自己的成绩很一般,我开始仔细观察,居然发现那些不喜欢化学的同学平时不去上课,就到考试前猛地突击一番就可以考得和我差不多。本科期间有一门课程为物理化学,里面有200多个数学公式,核心公式也有几十个,我当时感慨,这些公式别说推导了,光是记忆都很费力,真不知道当年首先推导出这些公式的大牛和泰斗们都是什么样的超人(这个疑问在我到达美国后得到了解答),我一贯非常反感为应付考试而学习,每个重要的公式都要亲自推导一遍,也极累、极吃力。

  我的中学时代不住校,天天回家,没有晚自习一说,也没见过内地学生们以校为家,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每天回到家,都能看6:30-7:00pm的少年儿童节目,和7:00-7:30pm的新闻联播,8:00pm之后一般父母就不让看了,特殊节目及周末除外。记得高二(1991年)有段时间青海台每天晚上6:30-7:00放《OZ(奥兹)国历险记》,每天快放学的时候就在想今天的剧情会是什么。上高一(1990年)时有一部红遍中国大江南北、引起无数人共鸣的电视剧《渴望》,刚好一次期末政治考试前一天晚上有四集《渴望》,我也知道不该看电视,不过还是想着“小考小玩,大考大玩,不考不玩”把四集《渴望》全看完了,以至于考试的闲暇脑中还闪过《渴望》的剧情。后来政治考试成绩出来很高,我非常欣慰,觉得要是没看那四集,又要遗憾很久了。电视连续剧甚至成为我的部分时间坐标刻度:小学四年级(1984年)《霍元甲》、《陈真》、《血疑》;小学五年级(1985年)《爱的锁链》、《命运》、《四世同堂》、《霍东阁》、《再向虎山行》、《阿信》;初中一年级(1986年)《卞卡》、《父女之间》、《红楼梦》、《米老鼠和唐老鸭》;初中二年级(1987年)《贫穷善良的女人》、《马永贞》、《射雕英雄传-铁血丹心》、《西游记》;初中三年级(1988年)《射雕英雄传-东邪西毒》、《射雕英雄传-华山论剑》、《狮城勇探》、《我们的小怪物》、《丹佛,最后的恐龙》、《利丽》;高中一年级(1989年)《几度夕阳红》、《八月桂花香》、《在水一方》、《婉君》、《变形金刚》、《恐龙特急克塞号》,高中二年级(1990年)《哑妻》、《法网柔情》、《雪山飞狐》、《老茂小传》,高中三年级(1991年)《封神榜》、《夫妻奏鸣曲》。高二开始,最幸福的时刻是星期六下午放学(没错,是星期六,不是星期五,中国开始实行五天工作制是在1993年,现在想来也挺雷人的,比世界其他国家多了1/5的工作时间,GDP并没有高出1/5!),大概四点就能到家,然后打开电视放肆地看《正大综艺》、《正大剧场》、动画片、新闻联播、还有黄金时间段的电视剧,一直看到晚上睡觉前。上中学老师不让看琼瑶小说,就等着看电视连续剧,当年的剧集不像现在有DVD想看就随时能看,而是每周两天、每次两集缓慢地播出,于是一周之内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想剧情,最重要的是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当成剧中人物,现在回想起来,生活在对剧情的期待中是一种难得的幸福,这种幸福早已成为久远的回忆一去不复返了。生活是美好的,也是丰富多彩的,考试不应该是生活的目的,也不应该是生活的手段!

  进了大学校门,没有了电视,第一次看到外地学生在学校内三点一线的单调生活。和那些用功学习的“好”学生聊天,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宏伟抱负和远大理想,那些每天都上自习也能考高分的人其动机不过是想留在城市拿个城市户口罢了。我开始深深地思考,也陷入苦闷之中,为什么社会和我的理想差距这么大?

  小时候在西宁市城西区长大,这里汇聚了大量从内地来到青海支边的外地人,为了交流方便大家都说普通话,所以我从小生活在普通话的环境里,从小学到中学,学校里的老师都说标准的普通话。而且普通话是广播、电视的标准。不走出青海不知道,西宁是中国推广普通话极其成功的城市,以至于我认为其他省会城市也应该至少和西宁一样。可是我又错了,于是第一次在教室里听人用方言讲化学专业课,我得承认我是个唯美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我期待着老师用普通话清晰、流畅地把高深的科学知识传授给我们,我幻想着象中学那样听着讲座,任由思绪翻滚,观古今于须臾,拂四海于一瞬,以审美的标准去欣赏自然的奥秘和发现数学、物理、化学中的美!我并不是歧视方言,这要看场合,我无法想象极具地方特色的戏曲用普通话演唱将多么的变味!当有人完全用你不熟悉且晦涩的方言来讲有机化学反应和薛定谔方程时,这种变味的感觉同样会出现在教室里。我需要美,需要发自内心的喜欢,可是我做不到!于是凡是不用普通话讲的课我一律不听,完全靠自学。为了不影响这种美感,大学的有机化学课上我看全息光学,而且津津有味。我中学最好的朋友在清华大学,所以没事就往清华跑,我羡慕清华的氛围:学生的宏伟抱负和远大理想,这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状态是要付出代价的:逃课。

  逃课的罪孽行为在中学对我来说是不敢想象的,当逃课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追寻理想的认同感时,我乐此不疲,后来终于被抓,并在整个化学系通报批评,还挨了严重警告处分!从小是学校和老师眼中的红人,突然间全系通报批评并受严重警告处分,心中落差极大,可终究要找些分心的事情来忘掉眼前的痛苦,我找到了一本国外的相对论物理丛书,一道题一道题地演算,完全沉浸其中。19945月,政治辅导员当着全年级九十多人的面公布对我的处分时,我想的是那本相对论物理书,我坚信为了追寻理想的认同感而逃课是没有错误的。今天你们处分我,行,你们看到的是表面现象,你们那些不喜欢化学而来到化学系的人其实从灵魂到肉体都在逃课。历史是要由后人来评说的。我想起了初三语文课文《二六七号牢房》(节选自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中的名句:“太阳啊,这个圆圆的魔术师,它多么慷慨地普照大地,而生活在阳光里的人们是多么的少!是的,它会照耀下去,它一定会照耀下去,而人们一定会在它温暖的光芒中生活下去。”  我也想起了文革中挨整的人只要有勇气活下来,就一定能看到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当然还是违心地写了不少书面检查。

  大学的课程和中学很不一样,一节课往往讲几十页,有些地方是重点,有些地方又完全跳过。疲于应付书面检查和处分,加之我不听不使用普通话的专业课,终于出现了让我不可思议的事情:有机化学专业课考试不及格!我开始接受事实:先适应你所在的环境再去追寻你的理想。于是我也先不想兴趣、爱好、理想、审美了,保存实力在大学生活中生存下去再说,不能再出现不及格的课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是否真的适应了中国的大学环境?Never! 和我接受处分做检查时的想法一样,先违心的去适应那些考试,终有一天我要高声讨伐和鞭挞这个不看重动机和理念、违背人性、压抑创造力、培养考试机器而不是培养人才的教育体系!(我等了这么多年的这一天终于来了,发泄个人的怨气?有很大比例,不过我的出发点是为了中国的教育)

  话说回来,我的大学母校有许许多多搞学问的教授,我是针对教育体系而不是对教育工作者。我在母校还是打了坚实的基础的。没有母校的培养,我今天也不可能进一步实现我儿时的理想。大学期间,我只是觉得这个教育体系有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没有比较就看不出差距。

  大学教育是高等教育,中学教育的目的是为了高等教育准备人才,国家人才培养的重点是高等教育,它首先肩负着学科未来发展的重任,其次才是满足就业市场的需求。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把高等教育等同为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的首要任务是满足就业市场的需求。美国的大学有几万所,可分几个层面,从研究型的国家级大学,到职业技术大学,到社区大学。就业市场追求合理的人才成本,不会出现为了提高公司门槛而录用更高学历的人才,因为那样雇主需要支付更多的人才成本(人力成本)。以追求剩余价值为目的的资本主义社会,(工人)工资是资本家支付的劳动力价格。在满足职业技能的要求下,合理的人才成本(人力成本)才能创造出高的利润。大学为市场输送劳动力,也为研究提供动力。美国的国家级大学(有一百多所)的各个学科(无论文科、理科、商科)都是以研究为主,教学为辅,国家级大学的教授或副教授给本科生上课,但不是目的,这些教授必须投入至少60%以上的精力做研究,能进入国家级大学从事研究和教学的前提是名校博士毕业及至少两年的博士后研究经历及多篇有影响力的论文,越有名的大学其教授的资历越高,很多人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所以美国的学科教学很有些追随大师的味道(有点类似于武侠小说),这些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家、工程师、历史学家、文学家、经济学家。有这些高瞻远瞩、见多识广、在各自学科内开疆辟土的极品大牛的带领,整个学校、院、系都在一种崇尚创新、自由、以发展学科为己任的氛围下。真可谓“谈笑有鸿儒”,在这样的环境下,你会耳濡目染。美国学生本科期间会有一到两个学期进入教授自己的研究实验室,跟着博士后和博士生一起做些简单的研究。这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本科生可能专业课程都没学多少,但是在研究实验室里学习了查找科技文献,有的放矢的学习一些实验技能,最重要的是开阔眼界,了解当今的研究领域。只要进入实验室做研究,就有来自教授的研究资金的资助,即使是在读本科生。美国大学的学费贵得惊人,很多美国人读本科都要申请助学贷款,因此没有人会花那么多钱学自己不感兴趣的专业。一旦选择了某专业,都是发自内心非常喜欢才学的。有一次和美国同学聊天,我说我在中国的时候大学学费由国家支付,他感慨地说了一句:“That’s communism!”(真是共产主义!)

  没来美国之前,因为看到物理化学的公式全是西方人推导出来的,所以我想象西方人都是公式推导高手,身为中国人不能丢脸。博士刚入学的时候有四门摸底考试,我时差还没倒过来就在中国时间凌晨两点顶着睡意参加考试,只见美国人答题速度飞快,很早就都交卷了,可我才答了一半,紧张感和恐惧感顿时让我的睡意减轻很多。四场考试下来我都是正点交卷,被美国人的快速答题吓坏,考完试之后暗下决心:勤能补拙。后来的结果是我的四门成绩都很高,可以免修两门课!而那些快速交卷的美国人均需要补修课程。开学没多久,第一次《生物化学》考试九十多人,我得第一。后来博士期间和老美的接触中,发现有人居然不知道cos(pi/6)=sqrt(3)/2,我吃惊极了,又一次被吓坏。中国的课程难度从中学到大学都是世界上最难的,一点不夸张!相比之下,美国课程难度比中国要落后至少一至两年,连美国的研究生入学考试GRE数学部分其内容都不超过中国初三数学!整整差了七年!要是让美国数学系的教授参加中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数学(一)考试,我看未必能过。因为教授们都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有贡献,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涵盖专业学科内几乎近代全部内容的中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我看全世界也只有中国的考研一族了。如果能看懂英文,中国的初中毕业生应该能拿GRE数学满分。

  一个貌似矛盾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中美两国学科难度与学术水平成反比了?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动机和理念。如果中国没有强大的考试压力,会有多少人发自内心地凭兴趣爱好主动学习?中国高难度的课程设置源于庞大的社会人口对有限资源的分配过程中区分、选择的需要。换句话说,太简单的课程人人都得满分的话就分不出个高下来。美国人口只有3亿,却有上万所大学,没有那么大的入学压力,虽然课程难度比中国简单许多,但是美国崇尚自由和兴趣的价值观造就了真正喜欢、主动学习的人,即便这部分人的比例非常小,他们是该领域内潜在的精英。按理说中国也会有相同比例的这部分人,而且中国人口基数多,这部分人的绝对数目更多,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以考试为学习目的的漫长过程中逐渐丧失了兴趣爱好。“恶作剧是创造力的表现”,其动机是好玩,有趣。失去兴趣爱好的学习会主动创新吗?科学家的任务是探索世界的奥秘,从根本上说科学家所从事的活动和刚刚来到人间、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心而探求的婴儿、儿童的活动没有质的区别!一个是为了人类探求,另一个是为自身探求。科学家的社会责任,应该是忘记原始的生存压力,为兴趣和满足人类的好奇心而献身。探求世界、感知世界的儿童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他们不应当过早的肩负起生活的重担,更不应当过早的分担父母的忧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从另一方面看其实是穷苦的父母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让本应天真浪漫的儿童去承受自己应尽的义务。

  我们的教育应该培养具有创新精神的人才,而不光是谋生的科学“匠”人。中国悠久的科举历史外加庞大人口带来的竞争压力,使得走出校门的年轻人个个都是考试机器。很少有人能真正静下心因为兴趣和爱好来做学问。科举历史悠久的另一个恶劣影响是“学而优则仕”的理想。从科学的观点来看,“仕”在英文中应该对应于“administrator”、“governor”,进而引申为“administration”,即管理学的范畴。社会的进步不能光靠具体的产业,也极其依赖良好的管理和规划。在封建社会中,科学技术不发达,因而只要熟读四书五经、能写一笔好的文章就能胜任国家管理的重任。然而现代社会则不同,社会分工更加细密,有太多的具体产业,如果所有专业技术学习的目的也是为了“学而优则仕”,那么这个社会就造就了供过于求的“仕”。社会的运作在于保证有限的资源在社会各个领域得到合理的分配,就像生物个体,循环系统和营养系统都会照顾所有的细胞,不会偏爱某些特定组织或细胞。有“仕”功能的中枢神经系统只占生物体细胞的一小部分,相比起运动系统、循环系统、消化系统、排泄系统的体细胞,其对养料、氧气的消耗率并不很高。这样整个生物体才能发展。

  继续说公式推导,我很佩服那些能够原创公式和方程为人类科学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带着这个疑问,我“上下而求索”。原来美国考试不考公式,甚至开卷,或者在试卷上直接给出公式!美国考试的重点在于对概念的理解、原理及应用,计算从来都不是重点。考试会占成绩的一定比列,不是全部。很多课程都有project(不想翻译成“项目”,用“实践”比较好,还是用英文原文吧),要自己解决实际问题,这个project是没有现成的答案的,也是独一无二的。要完成它随便你去想各种办法,可以用现成的软件也可以自己编程,这种作业最锻炼创造性了。最后的project是以两种形式提交的:约十页左右的书面报告和二十分钟的演讲。整个project锻炼了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写作能力,演讲表达能力。有的课程project比考试的比例要大。听一个朋友说,他儿子上中学就开始作project。我想了想,这和我中学的课余科技活动不谋而合啊!

  说说我的博士导师吧,共两人,英文中叫advisor和co-advisor(没有正副之说),是我见到的两个牛人。advisor是生物化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化学博士毕业,加州理工大学两年博士后经历。co-advisor是我们的系主任,无机化学家,毕业学校不是很有名,却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身为无机化学家,懂电子学和光学,会计算机编程还负责管理整个化学系!这两人合作搞研究,在八十年代用脉冲激光做激发源,通过闪光光解来研究线粒体蛋白质的电子传递反应的动力学过程。实验仪器从体系设计到激光器的选配、调试,到检测器与示波器的电子线路接口,到示波器信号采集和电脑数据采集,再到程序数据处理,整个系统从无到有,全是系主任带领下搞出来的!生物化学部分则是由advisor带领,用PCR(聚合酶联反应)从大肠杆菌中培养和提纯线粒体蛋白质,然后用上述设备做研究。这么复杂的过程被分成了许多小的project由学生们负责,而整个大的project由教授负责。研究过程就是教授们的project。

  回想这么多年的经历,我对母校湟川中学的评价很高,湟川的同学们和内地的学生比起来有如下特点:不如内地学生会考试,但西宁作为省会的大环境和湟川中学特有的氛围使得湟川学子善于思考,课外活动比较丰富,不死读书。“严谨求实文明创新”的校训,尤其提到了创新,这在中国是难能可贵的。

  创新和创造力,真的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事情吗?中国古人能有四大发明,为什么我们当代人不能呢?其实创造力这个概念是非常广的,有创造力的人在科学范围内被称做发明家,在艺术领域内,被称做小说家、文学家、作曲家、作家、画家、雕塑家等等,太多了。我们的义务普及教育注重知识的灌输,却忽略对艺术的欣赏、加工、创作的教育。艺术本身不同于科学,不能简单地用方程或公式来描述,它是一种模糊的、有着很高自由度的智力活动,这种高自由度决定了想象力在艺术中的重要作用。我们常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作家如果不去深入体验生活,而闭门凭空想象的话,这样的作品一定是怪诞和荒谬的。小说要满足“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在情理之中,则要求创作素材符合常识,不过分编造,这取决于作家创作素材的积累。就好比是写文章要先学会写字,文字是基本组成部分,如果连文字都开始独创了,你就不是作家了,而是某一新文化的开创者了。英文中只有26个字母,组成常见的几千个单词,这几千个单词任由文章作者写成具有无穷排列组合可能的各种文章。我们中文最常见的汉字只有几百个,掌握了频率最高的100个汉字就可以基本上和人进行简单的交流。GB2312字符集内的汉字有六千多个,基本上满足除古文献使用之外的各种应用。但我们却生活在如此丰富的文字资料中,只是因为排列组合。在意料之外,就要求创作素材的新颖组合了。老套路的原因是缺乏新的素材组合方式。生活的复杂和多样,是任何作家无法用想象力所能描述的,因为现实生活中的基本元素太多,这些数不清的基本元素的排列组合是无穷大的。其他艺术创作都可以用这个文学创作的例子来说明,我就不多费笔墨了。作为科技工作者,我关心中国的科技创新,这也是本文的初衷。我小时候更尊重发明家,觉得发明家对世界的贡献更大,但是要当发明家就要懂科学知识。这个直觉是简单和容易理解的,也恰好符合刚才的分析,那就是:科技发明其实是诸多作为创作素材的具体科学知识的有效、合理的排列组合。我们学了那么多的知识,有这么多的素材却不去组织、组合,岂不是莫大的浪费?“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借鉴其他领域的知识往往能立刻解决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常说要换个角度、换个方式思考问题的原因。汽车是车和发动机的组合,飞机是伯努力方程和抵抗地球引力的组合,电话是电信号传导和音频信号检测器的组合。无线电通讯是电话和无线电的组合。电脑是电子学和信息学的组合,Windows操作系统是图形与底层函数的结合。Skype、MSN、QQ是电话、电脑、电视、互连网的组合等等。每当你学到新的知识,不光要尝试去应用它,还要尝试在不同领域、甚至完全不相干的两个领域去应用,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著名的德布罗意公式和波粒二象性。计算机编程语言中自带的函数已经很多,如果你能正确、有效、灵活运用这些函数,就满足了著名的关系:程序=算法+数据结构。

  爱因斯坦说过:“提出一个问题有时候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美国大学里的seminar(论坛、演讲或报告)也是很值得借鉴的,级别高的seminar则是系里邀请其他学校的著名教授来讲其研究成果。中等级别的seminar就是本系的教授或博士生来做,更低级别的seminar则是课程seminar,是每个上课的学生都要上台讲的,每个seminar都配有相应的幻灯片(slides, Power Point File, 不确定中国叫啥?课件?)。听完seminar之后一般都有提问时间,无论你的专业和演讲标题有多远,都鼓励大家提问,这种激发思路、开阔眼界、锻炼表达能力的活动是不可或缺的。顺便说一下,这种seminar有别于我们中学时缅怀革命先烈们所作的慷慨激昂的背诵式演讲。

  对中国的教育启示:少一些考试,多一些实践活动(project);少一些考试,多一些论坛和报告(seminar)(非背诵式、非哲学与道德)。

  那么一门课中200多个数学公式,几十个核心公式是怎么推出来的呢?原来极品大牛们一辈子也就推导出一两个公式,这就够了!中国的课本罗列人类近代科技成果,然后课程教育要求闭卷考试,熟练运用公式!

  中国的教育注重难度却忽视了版权教育。我来到美国后发现连中学课本上都注明引文索引!任何形式的印刷出版物都遵守国际著作权惯例,中学生写报告也要注明引文索引。不加注引文索引即构成剽窃,引用原文哪怕是一句话也要用双引号括起来,尽量避免超过一句话以上的原文引用。如果必须段落引用,则不但要用双引号括起来还要段落缩进和使用斜体字。版权教育是诚信教育的一部分,也从根本上杜绝了学术腐败的发生。

  美国的教育尊重孩子的个人意愿和兴趣爱好,父母不干涉。我的博士导师(生物化学家)的孩子分别是工程师和物理学家。以前同一实验室的另一个研究教授的两个女儿一个是画家,另一个是工程师。我的一个美国朋友的父亲是人类学家,他本人则刚化学本科毕业,两个姐姐分别是律师和电焊工人。

  科学研究不同于体育竞技,为什么中国是学科奥赛金牌“常客”?因为学科奥赛不涉及创造力,它只是一种智力竞技而已。只要经过锻炼、熟能生巧即可。无论是体育竞技还是智力竞技,当奖牌数上升为政治高度的层面上,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都可以为这个目标服务,这不足为奇。然而,奥运会奖牌数是否真的能代表国民普遍的体育素质呢?我来讲一个身边真实的故事,2004年雅典奥运会时,我们隔壁实验室的一名从事X-射线晶体衍射研究的美国硕士生居然代表美国国家队参加男子三千米障碍赛。虽然他没有拿到奖牌,但也取得了奥运会第11名的成绩。

  中国是目前唯一没有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世界大国,我们的近邻印度、日本及前苏联尽管各自国情、文化、体制不同,却都有科学家载入诺贝尔奖的史册。其原因归根结底还是科学研究的动机和理念的问题。

  信仰,是个和理想、兴趣、爱好、理念同样重要的话题,这里也必须谈一谈。美国是基督教国家,但是宪法规定政教分离、互不干涉,因此学校的课程中没有任何宗教的内容,但有意思的是当宗教和科学发生冲突的时候,尤其是很多人周日去教堂作礼拜,周一上进化论的课程。刚到美国的时候我问一个美国师兄到底是相信进化论还是相信创造论,他的回答很有趣:“作为生物化学专业的研究生,我信进化论,这是科学的观点。但我相信上帝。”去过几次美国的教堂,有朋友的受洗仪式,有同学的婚礼,还有被热情的信徒邀请而去。见过虔诚的信徒唱赞美诗时的投入。我在美国的大学书店里还看到过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作为70后的我,事隔近三十年后听到《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和《国际歌》的时候,我还是会像当年那样激动。不管你是信仰宗教还是马列主义,有信仰就有精神支柱,就能正确面对逆境,战胜困难。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谈不上是信仰,只能算作生活态度,能够支撑你在沙漠或寒冷的极地中(绝望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精神支柱才能算做信仰!

  有一次去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开生物物理年会,顺带去了一个旅游景点:Fort McHenry,这里是1812年美国打退英国海军入侵的地方,这场战斗激发了年轻的律师兼业余诗人Francis Scott Key的灵感,他创作了一首诗,后来成为美国国歌的歌词。在Visitor Center(游客参观中心)播放介绍历史的录像,录像结束后,突然幕布打开,看到一幅美国国旗,然后开始奏美国国歌,所有美国人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把右手放在左胸前,那神圣的表情和天安门广场上看升旗的人们一模一样。我突然觉得很尴尬,这种场合我该怎么做?坐在椅子上不起来也太不给美国人面子了,还好生物化学家中外国人不少,我就观察我认识的一对在美国长大并接受教育的印度尼西亚兄弟,他们也站了起来,但是不把手放在胸前。我也照做,并用余光观察周围人,还真看到很多成年人眼圈发红或者流泪。

  大学英语泛读教材(1993年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中有一篇令人深思的好文章,讲的是十九世纪的一位德国业余考古学家Heinrich Schliemann(亨利.施里曼) 发现古希腊城堡特洛伊遗迹的故事,我深受启发,读了好多遍。这位考古学家小时候读过著名的《荷马史诗》,他早期的生涯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在十九世纪中叶还到过中国,尽管富有,却不是他生活的目的。在他积累了足够的财富之后,他带着这些财富去追寻和验证儿时的一个疑问:2700多年前的《荷马史诗》是不是真的?特洛伊古城能否找到?与他同一时代的人都觉得这个小儿科疑问很可笑,谁也没有当真。可是历史就怕认真的人,他一次次来到属于今天土耳其和希腊的大片土地,反复从《荷马史诗》中寻找线索,通过分析并验证自己的想法。从引起两个城邦国家之战的千古美女海伦到当今电脑后门程序“特洛伊木马”,想必大家对特洛伊的故事不陌生。这位业余考古学家最终找到了疑似为美女海伦的项链并把它戴在妻子身上,他找到了阿伽门农的黄金面具和遗骸。当他向世人公布发现时,说道:“我看到了阿伽门农的脸!” 专业考古学家仿佛在听传说一般惊讶。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两个月,我和母亲在美国的电影院一起看了《功夫熊猫》,当篇尾演职员字幕出现后,美国人纷纷离开,我坚持把隐藏在演职员字幕后的一幕动画看完了:师傅用筷子往熊猫的碗里拨了几个包子。我感慨万千,几乎要哭出来,没想到在美国居然看了这样一部富有中国元素的电影,母亲听不懂英文,却兴致勃勃地和我讲她的感受,还说“就连这什么都没有也是中国的”。(指空白功夫秘籍卷轴),我被这个“There is no secret. You just need to believe! ”以及另外的名言“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s a Mystery, and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it’s called the Present.”深深打动,立刻想起了亨利.施里曼发现特洛伊遗迹的故事。

  再说个英文单词commitment, 这个词听得比较多,按字典翻译却索然无味,还是不翻译的好,听我讲实际的用法。美国人喜欢刺青的人不少,有一次在堪萨斯州的一位生物学教授家做客,电视画面上有些很独特的刺青,就聊起来(也不能老是聊学术),我说中国人刺青的不多,一般都是黑帮成员才刺,而且以后没法去除。他马上说:“It’s commitment!”. 听到一个朋友想加入某一著名教授的研究小组却被拒,理由是这位朋友缺少“commitment”。还有一次,在BBS论坛上,某某人吹嘘自己有过多少个女朋友,有人反对:“No commitment!”。我觉得commitment这个词翻译成“献身”、“投入”比较好。见异思迁,唯利是图的行为显然没有commitment。中国需要有commitment的精神。

  高尔基说过:“一个人追求的目标越高,他的才力就发展得越快,对社会就越有益。我确信这也是一个真理。” 新东方GRE填空老师陈圣元有一句名言:“人生就象蚂蚁爬树,一生都在选择,选择贵在任性。”追寻你的信仰和理想并为之献身,享受过程、淡忘结果。人生一定快乐和精彩!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2条评论

Google改名为Topeka,Topeka改名为Google

今天看到一个惊天的消息,Google改名为Topeka了,就是离堪萨斯Emporia不远的托皮卡,而堪萨斯原来的Topeka改名为Google了,最近总是雷人的事情不断,谷歌从北京转到香港就算了,连托皮卡也扯进来了。堪萨斯要出名了,下次到著名的Google市去转转。

今天是四月一日,难道是个愚人节玩笑?

http://googleblog.blogspot.com/2010/04/different-kind-of-company-name.html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尼亚加拉瀑布之旅 1 [原创摄影]

尼亚加拉瀑布之旅 1 [原创摄影]
文/摄影 袁泉

首发于http://unixboy.blog.qhnews.com

  尼亚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这个初中二年级《世界地理》课上学过的地质奇观,之后又在大学英语学习中多次碰到的著名景点,在经过了二十二年之后,上个周末,我终于得以一观庐山真面目。

  尼亚加拉瀑布位于美国与加拿大交界处,两国很长的一段边界以尼亚加拉河中心为界。共有两个瀑布:美利坚瀑布(American Falls,落差56米,瀑布总长328米,位于美国境内),马蹄瀑布(Horseshoe Falls,落差52米,瀑布总长675米,位于加拿大境内)。90%的水量都流经加拿大马蹄瀑布,因此最佳的观测点位于加拿大。尼亚加拉瀑布带动了对岸整个城市的经济,从美国边境望去,好一派香港东方明珠的感觉。

  美国的各个州有自己独立的法律,除了在内华达州和俄克拉何马州等少数几个州以及印第安人保留地之外,赌博是被禁止的,但是对面加拿大则有一个巨型的CASINO(赌博)广告的霓虹灯。更有甚者,在位于尼亚加拉河上的彩虹桥(Rainbow Bridge)上,桥中央即是美加边界,但是在位于美国一侧的桥上就设有赌场,据说是合理的规避了纽约州的法律:在纽约州的土地(lands)上不许赌博,但是赌场是建在水面(Waters)上的,因此纽约州政府官员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跨国境观看另外一国,所以觉得很新鲜,河对岸非常清晰,几乎无法想象对岸居然是另外一个国家,看到自由横跨尼亚加拉河的北美五大湖海鸥,我感慨作为人类居然不如鸟类自由,护照、签证一样都不能少。

  彩虹桥(Rainbow Bridge)的两端即是美国和加拿大海关,除了汽车关卡之外,也有步行出国、入国通道,但是要特别注意,如果没有带护照和签证的话,只要进入彩虹桥的入口,便再也无法返回。门是单向的,旋叶转动之后便无法回转。如果既不是美国公民又不是加拿大公民,而且没有携带有效护照和签证的话,就将陷入死循环,即进入不了加拿大,又回不了美国,只能在桥上等本国大使来救了。

云雾中的加拿大和美利坚瀑布
云雾中的加拿大和美利坚瀑布,袁泉拍摄

从美国境内尼亚加拉河上游遥望加拿大及瀑布水花
从美国境内尼亚加拉河上游遥望加拿大及瀑布水花,袁泉拍摄

连接美国和加拿大海关的彩虹桥(Rainbow Bridge),桥中央是美加边界。
连接美国和加拿大海关的彩虹桥,桥中央是美加边界,袁泉拍摄

马蹄瀑布(左上)及加拿大
马蹄瀑布(左上)及加拿大,袁泉拍摄

通往加拿大的单向入口,旋叶转动之后便无法回转
通往加拿大的单向入口,旋叶转动之后便无法回转,袁泉拍摄

尼古拉.特斯拉(交流电发明人)纪念碑和雕像
尼古拉.特斯拉(交流电发明人)纪念碑和雕像,袁泉拍摄

我在特斯拉(交流电发明人)纪念碑和雕像前
我在特斯拉(交流电发明人)纪念碑和雕像前

尼亚加拉瀑布之美利坚瀑布
尼亚加拉瀑布之美利坚瀑布,袁泉拍摄

我在美利坚瀑布旁遥望加拿大
我在美利坚瀑布旁遥望加拿大,袁泉拍摄

尼亚加拉瀑布之美利坚瀑布及对岸加拿大
尼亚加拉瀑布之美利坚瀑布及对岸加拿大,袁泉拍摄

尼亚加拉瀑布之美利坚瀑布及对岸加拿大,袁泉拍摄

尼亚加拉瀑布全景
尼亚加拉瀑布全景,袁泉拍摄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小虎队有感

  时光飞逝,唯有音乐、气味和照片能够让人感受"昨日重现",上大一时传唱"Yesterday once more",当时却并不能很好地体会这种感受。
  2003年我在Tulsa,OK的一家东方店里偶然遇到了桂花精,桂花的气味一下子让我回到了1977年的北京,我人生第一次闻到桂花香,脑海深处的记忆一下子被唤醒,我甚至能精确地回忆起幼时的每一个细节,象重放电影一样,真实感是如此的强烈,我几乎想和当时场景的亲人们对话。
  音乐,更是具有神奇般的魔力,不只是让人回到过去的某一时刻,而是回到过去的整个时代,让人想起年轻的岁月,当时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对爱情的渴望,怀着一腔热血和崇高的理想、目标,脚踏实地地从一点一滴做起,只问耕耘,不问收获。音乐,让我们回到过去来比较现在,比较自己是否颓废,是否懒惰,是否有高尚的理想,是否依然拥有坚定的信仰;比较过去才能意识到现在的不足。物质生活越来越好,可是我自己的精神境界却不比物质境界,这也是我喜欢听过去老歌的原因,听老歌让我振奋,让我兴奋,让我得以摆脱缓慢而可怕的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虎年春晚,小虎队让我们得以重温二十一年前的岁月。网上好评如潮,无论70后、80后,甚至是那时的中年人。细听歌词,"只要拼了命的工作,机会就向你招手。","多看多听多学习,小兵也能够变英雄"。小虎队的歌真的激励了我。
  当时的物质条件远不比今天,一盘原版磁带要花去父母月收入的十分之一,我家第一台录音机是经典的"黑砖头",以165元的价格于1984年购于西宁湟光,父母为此省吃俭用攒了很久很久。中学期间,我家大部分磁带都是原版人民教育出版社的英语课本录音,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向父母要钱买小虎队的磁带。好在邻居家的小王是个流行音乐迷,不仅各种最新磁带齐全,而且还有一台让人十分羡慕的双卡立体声录放机,他也十分乐意帮我翻录小虎队的磁带。就这样,一个时代的记忆就随着漠视音乐版权而翻录的磁带留在了我的脑海中。科技飞速发展,后来有了CD,VCD, DVD,还有现在的蓝光DVD,直到双卡立体声录放机成了博物馆中的文物,我内心还是抹不掉对双卡立体声录放机的羡慕和渴望。很凑巧,在美读博士期间,我们同一个实验室的一位研究教授Lois的书桌上就有一台用了将近三十年的三洋双卡录音机,我和这位教授就这台录音机聊起来,聊起中国什么时候开始有录音机,什么时候有彩色电视机,我说起小的时候没钱就渴望有这么一台来翻录磁带,她笑了笑,说:"piracy?"(盗版),我也突然意识到美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和人们的强烈意识。盗版这个概念不只是在软件出现之后才有的。而我在享受了小虎队带来的快乐和美好记忆,却因无知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侵权多年!今天向小虎队说一声:感谢你们的歌声,原谅我听了你们的歌却没有支付应有的版税!
  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珍惜今天,当再过去同样的岁月后,我们依然能象今天回顾昨天一样来回顾现在,今天的人生就无怨无悔了。愿与各位共勉!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

小虎队和春晚有感

这几天,博客上全是小虎队和春晚的内容,春晚大家众口难调,但它的确成了我成长过程中记忆尤深的节目。

看后Karen Tang博客后我的留言。

经典!好文笔 ,把大家共同的感受都写出来了,其实我们70后对小虎队的感受要比80后们还深,那时我们正上初三,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终于有些能代表人性的好歌可以冲破压抑、沉闷的主旋律歌曲自由传唱了。《青苹果乐园》、《蝴蝶飞》等等,每一首歌连配乐都给人耳目一新。不光是小虎队了,在网上偶然发现居然有从1983年到今年共28年的春晚下载,共30G,而我印象最深的是1992年以前的春晚,虽然那时候的舞台效果、灯光、甚至连观众的服装都土得掉渣,但那却是我印象中最经典的春晚,春晚的历史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史,每年的春晚都烙进了当年经济、政治、生活变化的印记,更是我们70后的成长史,看着春晚的硬件效果越来越好,自己从儿童走进青春期,再到青年,现在已经是而立之年了。还好,还不老,抓紧时间珍惜今天,再过N年之后无怨无悔就心满意足了 。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