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随笔

  现在是凌晨3:08;刚才带着中国同学去Walmart。这个星期连着做了四天实验,累得不得了。刚才在Walmart开始犯困,不过刚喝过可乐吃过夜宵,现在听着老歌不困了。反正是周末,咱就继续写博客玩吧。
  快到了美国的开学时间了,Walmart准备了很多学生的文具。难得平时好好看看文具,今天突然发现渐变的力量有多大。
  自从离开中国,已经逐渐忘记钢笔和墨水了。在美国几乎见不到钢笔。说起钢笔,就不得不提当年的铱金笔和金笔。我再也没写过中学时那么多的作业了,现在想起来觉得可怕,也觉得现在不写作业了有负罪感。那时候一个学期就能把一只钢笔的笔尖磨平,墨水能用两瓶。我现在除了记实验记录之外几乎不写字,所以已经没有机会写汉字了。倒是经常用Notepad写感受,输入法只是全拼,别的不会。刚到美国的时候用的是从国内带来的中性替芯笔,后来开始用美国圆珠笔。不知道为什么美国人这么爱用圆珠笔,原来在中国的时候重要文件和财务上都是不能用圆珠笔的,时间久了字迹就模糊了。不知道是不是美国的圆珠笔已经突破了这个技术难关,是永久性的记录了。这个问题有待到google去查询。
  再想想生活中的其他用品,在中国使用的而美国没有的特有用品:暖水瓶,脸盆,自行车轮胎的气门芯,铁文具盒,塑料文具盒,洗衣用的肥皂,洗衣粉……还有特别值得一提的一种瓷器。
  今年五月中旬去了一个美国人家,惊奇的发现两件“珍宝”。主人家的儿子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去过中国,所以很喜欢中国的瓷器,也收集瓷器和工艺品。主人家除了唐三彩和陶瓷工艺品的瓶瓶罐罐之外,还有什么?主人把它们高高地放在墙上的支架上,大的瓷器在下面。原来这两件“珍宝”是两个印有深蓝色的“北京市酸奶公司酸牛奶”的白色瓷瓶(不是后来的那种玻璃的)。我当时真感觉是穿越时空隧道了。因为我都不能肯定现在国内是不是还有这样的酸奶瓶?我小学五年级以前是在青海山川机床铸造厂度过的,那时候厂里和小学是星期三放假,星期天不放假。山川离市区很远,想去上街是一定要父母带着的。但是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在我们放假的星期三时市区不如星期日热闹。那时候在厂里有个说法,“厂星期天”和“社会星期天”。有一次“社会星期天”的时候厂里停电,于是大人和小孩都解放了,就可以真正在国家的星期天里去市里上街了,当时不知道有多高兴。青海的奶制品很丰富,可是因为去市区上街不多,我直到小学四年级(1984年)才在西宁的小桥看到青海康尔素乳品厂的酸奶。在此之前,这种瓷罐装的酸奶倒是第一次在北京见到的,那是1983年的寒假,当时的酸奶¥0.24一瓶,大人通常只给我们一元钱,在北京买酸奶的时候要先给这一块钱,等酸奶吃完了,还酸奶瓶的时候再退回¥0.76。押金这个词就是第一次在这听说的。当时觉得酸奶好吃,这个瓷瓶顶三倍的好吃的酸奶,就嘱咐自己千万别把瓶子打碎了,那时候咱人小手小,这个瓶还是有些分量的。而且回到我外公家还要把¥0.76给大人。现在想想这¥0.24可真不少,那时候我妈的月收入是五六十元。按这个比例,现在的酸奶要多少钱一瓶呀!后来回到西宁,最主要还是改革开放初见成效,上初二的时候我已经能经常吃到酸奶了,而且每次吃的时候都会特意注意一下酸奶瓶,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因为是第一次在北京见到这种瓶装酸奶,当时觉得这种瓶子肯定是从北京来的。还真有大约一半的酸奶瓶上印得是“北京市酸奶公司酸牛奶”,另一半的酸奶瓶上印得是“青海康尔素乳品厂”或者就是个白瓶没有任何字。还曾经发现过天津的酸奶瓶。记得当时的酸奶瓶上用一根皮筋套住一张有些蜡的纸包住瓶口,酸奶呈冻状,象新鲜的水豆腐一样。我总是拖拉着吃完酸奶,希望这个享受的过程长一些。最近十年,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我都很少见到这种冻状的水豆腐般的酸奶了,而且也见不到瓷瓶了。
  说起酸奶,青海的另一种酸奶也是必须提到的。虽然我吃得很少,但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西宁市区,经常能在地滩上看到围着盖头的回族妇女,她们的摊位上用小碗盛着自制的酸奶,上面滴些油,用玻璃板盖住,用来运载这些碗装酸奶的工具往往是个倒T字型的木制的“篮子”。当我和父母一起路过这些地滩的时候总是会用余光扫一下,看到父母没有主动提起,也就只好作罢。这种酸奶比起瓶装酸奶更有诱惑力,因为你能透过玻璃板看到酸奶,而康尔素的酸奶往往是放在白色的冷藏箱中卖的。
  我们七十年代出生的一辈中国人估计是见证了世界上最大的时代变化的人。一个简单的酸奶瓶,在八十年代的美国游客眼中,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事物,因此被作为中国的瓷器之一带到美国做收藏。而当年的我们,还在为温饱而努力,不会、也想不起来、也没有能力去收藏做为时代的特色事物。但我却在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之后再次见到了它们!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凌晨随笔

  1. Karen说道:

    一个酸奶瓶你也能感慨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种酸奶是我6岁以前每天被我妈逼着要喝一瓶的东西. 我记得我小时候对奶制品的厌恶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 每天牛奶公司送来一瓶酸奶和一袋牛奶. 那就是我下午和晚上必须喝完的任务. 哎,现在想想没什么要说的……

  2. Ting说道:

    你生活的真仔细

  3. ss说道:

    酸奶瓶你都还记得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