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藻实验+绿野仙踪+同学结婚

  本人的博客比较长,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本人的风格,因为觉得短了表达不清楚,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表达一个意思或感受就需要那么多的字。上中学时写作文总是为字数发愁,写到一半就去数字数,却不知那时候没有生活的感受,没有感受又怎能写出文章呢。那时候流行一种损人的说法,说“某某不好好学习,作文写不了两百字,但是情书能写十几页。”虽然我当时的作文能写个一千五百字,不过高一时背着老师、父母、同学,冒着巨大的风险还是轻轻松松地写了五六千字的情书,很可惜的是没有做备份。在分别了九年也恰好是发出那封信之后的九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居然收到了她的电子邮件,我寄希望于她还能保留我的那封信,却被告知它和她过去的所有信件都一起烧掉了。但是她还能清楚地记得我的信的内容。
  好了,不扯那么远了,说说这个星期的感受和生活。
  先说说我在后院做的一个实验。
  我用来发芽的塑料容器被一场大雨浇透,雨水淹没了土壤,不久发现水面上开始长绿藻。我一直奇怪绿藻是如何在这里生长的,因为原来是没有的,难道绿藻也象细菌苞子或霉菌一样通过空气转播和繁殖吗?以前在实验室还见到一个更吃惊的现象,我们用来做分离的高压液相色谱仪(HPLC)使用四种不同浓度的溶液,分别为5mM pH7磷酸纳缓冲溶液,500mM pH7磷酸纳缓冲溶液,1M NaCl溶液,和纯去离子水。有一天我换溶液的时候异常吃惊地发现在5mM pH7磷酸纳缓冲溶液中居然有绿藻,要知道做生化实验从溶剂到化学药品都是非常纯的,而且HPLC溶液还要经过0.2uM孔径过滤才能使用。虽然绿藻很少,但是却说明5mM pH7磷酸纳缓冲溶液是适合绿藻生存的。我索性就在后院开始培养绿藻了。因为前一阵子国内太湖、滇池的蓝藻爆发,都影响了自来水的供应。我想要是用过滤的方法或是离心法来提取蓝藻就能纯化水了,又能同时得到光合作用的产物。反正先养养绿藻玩,看看绿藻和南瓜或是西瓜谁的生长速度快也就知道哪个的光合利用率高了。后来绿藻真是疯长,很快就布满了水面,我开始觉得绿藻虽然长得快,但是不能立体的利用空间,一旦水面上覆盖满了,下面的绿藻就不能进行光合作用了。绿藻下面的水在不断的蒸发,我每天都补充一定的水一保持一定的离子强度(含盐度)。有趣的事情发生了,绿藻开始变厚、出现折皱,颜色开始加深,象发糕一样。连蚂蚁都成群结队地爬到绿藻上来,大摇大摆地找食物,完全忘了下面就是汪洋大海。此时的绿藻象紧密的一层绿毯覆盖在水面上。我于是想看看继续长会出现什么现象。更惊人的事情出现了,在Arkansas七月的烈日暴晒下,二三毫米厚的绿藻上面居然开始长霉菌。通常情况下,霉菌是生长在背光、阴凉的地方,因为其不需要进行光合作用,而且在实验室中培养霉菌还要特别在三十度的低温培养,通常的三十七度对霉菌不适宜。我有点害怕了,因为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霉菌,要知道很多抗生素都是从霉菌中提炼出来的(青霉素是最早提炼出来的抗生素),这些在特殊环境下生长的生物总能分泌出些古怪的物质,连细菌都所向披靡。又一些疑问摆在面前:绿藻还没死,为什么就有霉菌?早期的绿藻是很纯的。为什么绿藻变厚了就有霉菌了?是因为绿藻刚合成了养料就引来饿狼还是绿藻要和霉菌共生?我不敢碰这些霉菌,不过咱会继续观察,并第一时间写到博客上。
  但这还只是绿藻的第一个实验,因为不及时记录下来就会忘了。这些业余实验和白天在实验室的实验不一样,想到哪就做到哪,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是老板,哈哈。第二个实验是从昨天开始的。今天拍了照片,顺便上传到相册里(7月28日绿藻实验)。由于我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绿藻,而且绿藻的生长速度如此之快,昨天突发奇想,觉得这个实验一定很有趣。
  在介绍这个实验之前,还是要说一个去年的故事。话说我们Arkansas的中南部靠西有个叫Hot Spring的地方,中文翻译成温泉城,曾经是美国3K党的集聚地,另一个闻名的是这里的地热资源和温泉,我是2003年第一次到Hot Spring,当时发现在七、八十摄氏度的温泉里到处都是耐热的藻类。虽然以前就从书上了解到,但是当我摸完滚烫的泉水并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奇特的生物还是震惊不已,只是当时没带任何容器。所以2006年6月11日再一次去那儿的时候用矿泉水瓶采了点耐热绿藻,又装了一大瓶那里的热泉水带回来。为了保持泉水在七八十度可是要不少电,所以就没继续保温,我想既然热水中能生活,常温下也问题不大吧,但也不一定。反正就是做实验玩呗。后来的几个月里绿藻依然保持绿色,但是并没有长很多,基本上依然保持原来的样子。到了冬天,我把它放在能见光的地方,但是温度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冬天之后,原本绿色的藻类变成了枯黄色,我不知道绿藻是死是活,反正慢慢观察着吧。春天到了,有一天突然发现好久都没观察的绿藻已经全部恢复了绿色。快到夏天了,每到中午车内的温度都很高,我想为什么不把新变绿的耐热绿藻拿到车内呢,这样又能保持高温,又不用电。唯一的问题就是一天之内会出现很高的温度变化。后来又出现了很有趣的现象,我只把新变绿的耐热绿藻放到车里一个中午,全部的绿藻都变枯黄了。这说明了很重要的现象。耐热绿藻的DNA内既有常温蛋白质的基因,又有高温耐热蛋白质的基因。当处在高温环境时,耐热绿藻DNA表达高温蛋白质;当冬去春来,新的“耐热”绿藻DNA在常温条件下只表达常温蛋白质,所以新变绿的“耐热”绿藻的常温蛋白质在高温时是肯定要变性的,根本无法正常工作。 我不太确定这个变黄的“耐热”绿藻是否还活着,后来在车里放了一个星期也没见变绿。现在依然在常温和光照的条件下放着,似乎有针尖大的一点绿色。没事,咱慢慢等,到时候看结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极端条件下适应生存的绿藻其实是带有两种蛋白质的基因,只是因环境的需要表达相应的蛋白质。换句俗点的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是具体这种绿藻是从普通绿藻进化而来还是普通绿藻的祖先尚不知道,这需要查DNA和做Protein BLAST.
  既然绿藻长得这么快,我想给它加点选择性的压力,把正常的绿藻在不同浓度的食盐溶液中培养(含相同的营养成分),希望能有些变异的绿藻能在比较高浓度的盐水中存活。然后在该浓度盐水中大量培养,再放到浓度更高的盐水中做选择,应该能有很少很少的绿藻能在更高浓度的盐水中存活,这样经过很多代的选择应该能选择出一种抗高盐的绿藻。好在绿藻的繁殖速度很快,一个夏天能有很多代。既然连温度这么重要的生理参数都能通过选择来抗拒,那么高盐分也就是高离子强度引起的高渗透压也应该能通过选择来抗拒。离子强度的变化会改变细胞内蛋白质相交互的作用,就要求蛋白质发生相应的变化才能适应高的离子强度。不过怎样才能增加变异的几率以获得mutant是个问题,宇宙射线和紫外线很有用,但是又不能杀死绿藻,看来进化这个过程真的是极其漫长。我的实验如相册所拍,昨天引入的种藻今天在不同浓度的盐溶液里已经有了不同的效果。低浓度下繁殖很快,注意我拍的细节特写。而饱和食盐水中的绿藻已经变白了。但我还是希望能有些变种在高浓度盐溶液中存活。
 
绿野仙踪
  这个月初去了趟Kansas,听说《绿野仙踪》(《OZ国历险记》)里的桃乐斯就是来自Kansas,而且和龙卷风有关。(时间太久了,所以之前根本不记得这么详细了)。到了美国之后才对龙卷风有些认识,所以这激起了我回顾《绿野仙踪》动画片的兴趣。于是到网上找到了这个经典的动画片。小说原作者是美国人,日本人作的动画片,台湾同胞配音,我这个刚去过Kansas的中国人坐在电脑前津津有味地看着高一时的动画片还真有一番乐趣。现在的Kansas可是比动画片里十九世纪桃乐丝年代的Kansas好多了,那时候可真荒凉。不过她们去的小镇的样子和我经过的许多小镇很象,唯一不同的是交通工具不一样,人们的装束不一样。桃乐丝到了奥兹国就想回Kansas,到了Kansas又想回奥兹国。这真是围城呀,不过小说里她并没有穿上东方魔女的鞋子往来于Kansas和奥兹国之间。我们留学生受制于中美签证不能随便回国也是一回事。
 
同学结婚
  今天一个中国女生和她的美国同学在我们学校的公园里结婚了,我负责摄像。这是个挺特别的婚礼,因为不是在教堂里,但是又有牧师主持,而且男女双方来自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宗教背景。这也是我见到的第一对中美连姻。真心地祝福他们!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绿藻实验+绿野仙踪+同学结婚

  1. 维佳说道:

    嘿嘿,建议分个段,空个行,尤其是professional的东东~~

  2. Lei说道:

    绿野仙踪是清朝一部关于修真的小说。讲述主人公为了求道,抛弃娇妻幼子,万贯家私,跑去茅山学道的动人故事……

  3. Quan说道:

    To LEO
    You even read this ancient novel! But I didn’t mean it. Here it is:
    http://www.sgwritings.com/376/viewspace_2446.html
    “同治7年(公元1868年)江苏巡抚续查禁淫书时,将此书列为“应禁淫书”。“
    本书现留存下来的有抄本和刻本的两种。抄本全书一百回,也称百回本,原藏于北京大学图书馆,1986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将该抄本列入《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善本丛书》影印出版,并同时出版了标点整理的铅印本,删去了原书中的淫秽描写部分。 ”http://www.113e.com/result/shizhai/ap3625562.html

  4. ss说道:

    你说的那个书我都看过了哈哈。你的博客特别专业,真的。我都不忍心看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