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像机修理

  我小时候是很喜欢拆东东的,当然家里正在用的东东是不能拆的,所以废旧的钟表对于我来说是宝贝,但小学二年级以前拆开的钟表是装不回去的。到了五年级开始流行石英钟,以前的机械闹钟都可以给我拆着玩了,也就是那个时候第一次能够把拆开的闹钟组装好。后来开始玩无线电,家里的收音机、录音机、电子表都没少拆,只是彩电没敢拆,一是怕其内的两万伏高压,二怕拆坏了没法向父母交代。我还曾经把一份重要的信件藏在录音机后盖中若干年,那是高一时来自我喜欢的女生的拒信。
  昨天,陪我游山玩水、到过北京和柳州、去过三次大峡谷、两次登Longs Peak、游历了美国西部Grand Circle地区至少25个国家公园和国家纪念碑的JVC GRD33U Mini DV数字摄像机终于因为一个小却至关重要的问题不得不拆开修理,让我得以一观庐山真面目。
  这台摄像机不是我拆开的最贵的东东,我拆开最贵的东东是两台Dell笔记本电脑和一台Compaq笔记本电脑。但这个摄像机却是我拆开的最精密的机器之一。除了集成电路本身,笔记本电脑的精密程度根本没法与之相比。2002年5月11日,化学系组织去Buffalo River漂流,我的小船在急流中翻了,随身携带的Nikon Coolpix 775数码相机进水无法工作。所以只好假设相机已经损坏,死马当活马医,不能修好的话也算看看数码相机的结构,拆开后果然为其结构和设计所惊叹,然后放在干燥器中干燥了几天,居然工作了。
  这台陪我游历多处的摄像机当年花了不少钱,异常珍爱,也深感数码科技的魅力,后来学会了用Adobe Premiere和Adobe Encore DVD这两个软件来进行视频编辑和制作DVD。而我所有的多媒体游记全都是这个摄像机的功劳,想想一个小时的视频未压缩前从MiniDV磁带转到硬盘要12Giga bytes! 此外摄像机的镜头口径也比较大,因此一直以为摄像机中的CCD比较大,可是昨天却发现和普通的Webcamera的CMOS差不多,也就20-40平方毫米。这实在是出乎意料的事情。虽然摄像机的CCD不能和照相机的CCD相比,但也不至于小到这个地步吧。我曾经拆过一个12美元的webcam,2003年的天文杂志上介绍用webcam即时采集(拍摄)几千甚至几万张同一天体的照片可以用软件的方法来提高分辨率(原理类似于标准偏差的正态分布规律,用大量数据来提高精确度)。所以我也想玩一玩,拆开后一看实在太小,安装到望远镜上都有些困难。原本想照像的兴趣变成了对CMOS本身的兴趣了。
  这台摄像机长期工作,变焦频繁,最近变焦不太灵活,要么拉到几十倍无法返回(zoom out),要么无法拉近(zoom in)。我原来以为伺服电机有故障或者有机械阻碍。拆开一看,光学镜头和伺服系统精巧至极,三个伺服电机分别控制拉近(zoom in)、拉远(zoom out)和聚焦(focus)。而且整个光学模块系统固化得非常好,看起来不象是这的问题。有可能是变焦开关本身的问题。
  拆开变焦开关,发现又是一个系统模块,集成了变焦开关、快照按钮、调节按钮、模式开关、录像按钮,通过一个复杂的柔性电路与主版连接。再看变焦开关部分,就是一个旋转电位器,只是旋臂接触的电阻部分有很多黑色物质,看起来象是长期摩擦的结果,我用细棉签小心清理后通电发现工作正常。问题解决!这台摄像机又可以陪我再走个几万公里了。
  还有一个容易迷惑的问题,那就是MiniDV中没有光学取景器,外表类似于相机光学取景器的视窗其实是微型的LCD用透镜放大而已。这也是个让人吃惊的地方。
  摄像机内部组成部分:
  光学模块系统:
  微小的CCD:
  变焦开关: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