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一篇硬盘中两年前的日记

  刚才看了看过去写的博客,才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风格。以前是长篇大论,后来成了帖图区了。看来照片真的是比文字表达的内容多啊。当然文字也有自己的优势,对于过去经历的描述是照片不能比拟的。但是变成录像的话字节数可就不是增加一两个数量级的事了。
  现在还是贴一个我两年前写了两个星期的日记。
 
亚利桑那州、尤他州游记
作者:袁泉
  七月二日至十一日(2005年),我一个人开车行程3200多英里(合5120余公里),从阿肯色出发经过俄克拉何马州,然后穿过德克萨斯北部,进入新墨西哥州,再到达亚利桑那州参观Petrified Forrest National Park(化石森林国家公园)。然后穿越Navajo Nation(印第安保留地),到达Four Corners National Monument(尤他州、科罗拉多州,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四州交界点纪念碑),又进入尤他州参观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Arches National Park,还在尤他州按书找了五处原始印第安人岩画遗迹。总共用去160多加仑汽油,饮用水5加仑(约19升)。我体重掉了15磅。
  这是第二次沿着I-40州际高速公路出远门玩,上次是去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大峡谷国家公园),当时是三个人一起去的,而我当时还没有驾驶执照。这次全程都是我一个人开车,累就不用提了,开始的三天都是住的Motel,第四天在Arches N.P.由于疲劳和困倦,根本没力气去找旅馆了,就在公园里的Devil’s Garden前的停车场在车里睡了一夜。睡觉时车窗开个小缝呼吸用。第五天又找了Motel,第六天去Rochester Rock Art Historical Site, 离开I-70高速公路,就进入几百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当天晚上没有旅馆可住,只好睡在车里。第七天沿I-70高速公路翻越落基山脉,经过丹佛,晚上到了一个叫Limon的小城,找遍所有旅馆都没床位,没办法又在车里睡了一宿。
  累归累,美国的国家公园确实好玩,这也是疲劳得到的回报吧。刚到美国的时候,见不到国内的高楼很失落,不过现在已经忘了什么叫高楼了,美国景色的精华不在城市而在众多的国家公园。整个亚利桑那州和尤他州就是一本极其生动的地质学、古生物学和印第安考古学的教科书,不同地质时期的地层和沉积都因断层、折皱、地表侵蚀而暴露出来,大峡谷已经够让人觉得惊奇的了,科罗拉多河大约五六百万年的冲刷作用使得将近二十亿年的地层沉积暴露出来。可是连陨石坑也跑到这里跟着凑热闹。而Canyonland NP和Arches NP则有更多的地貌,古代海洋留下的大量盐份堆积上面是2到3亿年的地层沉积,在科罗拉多河和Green River几百万年的冲刷下,这些地层又被侵蚀,形成千奇百怪的岩石群。几百万年以来Canyonland NP和Arches NP附近的地区一直是沙漠,漫长的岁月和压力使细沙变成了坚硬致密的岩石。古代海洋的盐份堆积在压力的作用下也会象两极地区的冰层一样慢慢流动,形成相对富集的区域,然后又是N百万年,地表降水渗入地层又把这些盐份溶解带走,形成空洞区,然后上面的地层下陷,居然形成Salt Valley(食盐峡谷),有好几百米深。在峡谷边沿,就出现裂缝,这些裂缝又形成类似与被称为Needles的针状石林的地貌。化石森林国家公园形成于三叠纪,很大面积的古代原始森林因为地质活动被快速掩埋,之后含有微量硅的水从该地区地表向下渗透,经过2亿多年的置换反应,这些当年的参天大树都变成了二氧化硅了,只是大到树木的形状,小到木纤维的精细结构都一一保留,近几百万年的地表侵蚀又使这些硅化木暴露在外。
  再说说尤他州干旱地区的动植物。我在尤他的几天里每天都要喝1.5加仑(约5升)水,又热又干。可是动物们更厉害,首先是白天不出来,在洞穴里躲着减少水份蒸发,然后晚上出来活动觅食,晚上在国家公园里开车路两边尽是小动物。由于水太珍贵,每个水分子都被利用到了极点,有一种鼠类,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被选择出了一种功能极其强大的肾,这种鼠不排尿液,而是直接排放尿素晶体!!!植物的绿叶想榨出水来很困难,而且有的干旱植物的绿色都有些偏蓝,不是正常的鲜绿色。我以前曾比较过春天刚发芽的嫩绿色叶子的叶绿素光谱和夏天深绿色叶子的叶绿素光谱,在国家公园外面的干旱地区采了点蓝绿色的植物样本,想带回去看看,结果放在车里稀里糊涂和垃圾混在一个塑料袋中找不到了。沙漠地区地表的沙壳可别小看,这上边是地衣、真菌和细菌的共生体,不过生长极其缓慢,5年开始形成,50年才能成熟,形成大约0.5至1厘米厚的生物层,这是沙漠地区固氮、光合作用和保持水份的重要生物群,在去看岩画的路上我也采了不少(国家公园里任何东西都不能采),还好因为需要特殊照顾,所以安全带到家。
  我本来不了解位于Arches NP附近的Moab这个城市,到了那儿才知道这里在五十年代是美国的铀矿开采区,只是后来因为三里岛核反应堆事故和美国本土以外更加廉价的铀矿资源才使得Moab的铀矿开采在八十年代消失。不过我是不敢喝那的水了,在超市里买科罗拉多的矿泉水喝。
 
印第安保留地见闻
  印第安人的祖先其实是蒙古人种,大约几万年前到几千年前陆续从现在的俄罗斯远东地区跨越白令海峡到达加拿大,继而在美洲大陆繁衍,印加帝国和玛雅文化的主体也都是和中国人有着密切血缘关系的人种。去年在去大峡谷的路上有个小科罗拉多河的景点,有很多印第安人在出售他们的手工艺品,他们的面部特征其实很象亚洲黄种人,眼睛不凹陷,象中国西北的藏族或蒙古族。有个女的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中国,她立刻表示很遥远的样子,我本来想说我和你其实是亲戚呢。只是害怕印第安人不相信人类学的结论还有又要费很多的口舌就没说,后来在她的摊位上买了一支纯手工的印第安弓箭,还有Kokopelli的工艺品。Kokopelli是印第安人崇拜的神灵,是一个吹笛子的带有头饰的人的形象,后来看了些书才知道在有些古代印第安人的宗教仪式上,扮演成Kokopelli或是自封为Kokopelli的男人与其他女人当众交合,这在许多古代印第安岩画上都有表现。而我买的印第安弓箭上则看不到任何现代文明的痕迹,连箭尖都是用石器打磨的,具体的说应该不是磨,是纯粹的打制,象史前精制过的刮削器,所用石料是类似于玻璃的有高光的黑色坚硬矿物。箭身是用植物的杆制成,箭的尾翼用羽毛做成,中间手握的部分用某种动物皮包裹,没有任何的粘接剂,钉子之类的东西,各部件之间用某种植物当线捆绑而成为一体。由于对印第安文化的好奇,本想去最完好最传统的印第安保留地看看,但是要许可证,车可以在路上开,穿过印第安保留地,但是没有许可证不能离开公路。我从Petrified Forest N.P.北上,就进入Navajo Nation,这里可是用的Nation一词!到了亚利桑那发现几件奇怪的事情,整个亚利桑那除了Navajo Nation之外一年四季都是山区时间,没有夏令时,倒是Navajo Nation印第安保留地象其他州一样采用夏令时。可见白人文明已经深入印第安文化。在Navajo Nation,在公路两边不时可以看到步行的,戴着牛仔帽的印第安人,看上去和墨西哥人类似。不太遵守交通规则,随便横穿公路。不知是否因为经济上的关系,有些人在路边拦车,这在其他州很少见。公路两边的栏杆上也能看到些白色污染-飘飞的废弃塑料袋,这也是在其他州很罕见的现象。进入Navajo Nation,广播电台数目立刻减少,调频广播只找到一个清楚的台,主要是用英语,期间插播的广告里有些印第安语。美国在二战时使用的通讯编码就是Navajo语言,因为外界没有人懂。
  进入Navajo Nation大概两个小时,在一个小城加油,顺便吃饭休息。这里的油价和化石森林公园附近没太大差别,也照样可以使用信用卡。我来到一家名为American Food的快餐店,这里真的让我吃了一惊,从店员到顾客几十人,看不到一个白人或黑人,清一色的是Native American,不过都说很流利的英语,这里乍一看来象是到了南亚的某个地方。他们的皮肤比我们稍微黑一点。不过印第安人看到我还是觉得有些怪,估计来这的中国人太少了。坐在我不远处有一家人,女儿不过上中学的样子,看起来真的象中国的女学生。我当时就一个念头,在美国找不到亚州MM又不喜欢白人MM的男生实在不行就到这来看看吧,估计会有收获的。
 
印第安岩画
  这次出来玩,刚开始没想到会花那么多时间看岩画,原来设计的路线是把尤他的五个国家公园都玩遍,但是因为一个人开车,加上玩实在太累,后来因为对岩画兴趣太浓,只玩了尤他的两个国家公园,其他时间都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找岩画。
  考古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古代人类生产生活留下的痕迹,包括各种实物或遗骸。在文字出现以后,其提供的信息更加丰富和精确,以至于归入文学的范畴。但是在旧石器到新石器晚期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在文字还没出现之前,一种重要的文化载体在某些特定地区开始出现,这就是岩画。它不同于文字,也不同于实物,在某种程度上有文字的功能,但又不够明确,又有着不同于实物的传达人类内心世界和情感的功能。古代人类的活动范围非常广,但是有岩画的地方却不多,因为这需要一定的条件:在人类居住地附近有适于刻画的岩石;当时的人类社会处于原始社会,文字尚未产生。在中国比较有名的地方有新疆和广西。新疆离青海近,但还是太远,也没机会去;广西的花山壁画非常有名,不过我在广西时就是没机会去。一句话,交通不方便。
  白人没到美洲之前,印第安人已经生存了几千到数万年,从阿拉斯加到佛罗里达,从缅因到加利福尼亚,都有不同部落不同种族的印第安人生存过,但是偏偏只有位于落基山脉附近有岩石的地区才有岩画。亚利桑那,尤他,科罗拉多,内华达,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是美国的岩画产地。这些岩画的刻画时间大约从公元前两千年到公元后一千四百年,有些甚至晚到白人的到来,在有些近代的岩画里有火车、铁轨和美国式住宅的内容。
  虽然印第安人在历史的进化过程相对于其他文明晚了几十个世纪,但是作为近代人类原始社会的活化石却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些刻画于相当中国明朝的印第安岩画的考古学意义和中国新疆或广西岩画一样。甚至保护得更好,内容和数量更丰富。
  我先后去了Newspaper Rock Petroglyphs, Shay Canyon Petroglyphs,Wolfe Ranch Rock Art,Moon Flower Canyon Rock Art, “Birthing Scene” Rock Art,Dry Wash Petroglyphs和著名的Rochester Creek Petroglyphs。Newspaper Rock Petroglyphs位于从Monticello到Canyonlands N.P.的路上,是保存非常完好,内容极其丰富的大幅岩画,刻画时间跨度也很大,在1961年成为美国的Historial Monument,这原来是一块巨大的砂岩,其中一部分整齐地断裂开来,由于复杂的大气、水份及阳光的化学作用,使砂岩表面变成了褐红色。Newspaper Rock Art附近是Indian creek,适于古人类居住,古代印第安人便在其上用坚硬的东西刻画,褐红色的表面去掉之后就露出砂岩固有的浅色。所以刻划岩画(Petroglyphs)是“黑底白图”(褐底浅图,阴文)。涂抹岩画(Pictographs,浅底的有色图,阳文)比刻划岩画更生动,更鲜艳,但是由于涂抹的颜料层会被风化,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涂抹岩画没有当年的完整,而且保存时期也没有刻划岩画久。我所找的都是刻划岩画。有趣的是在岩壁的最上部,还有二十世纪(1901年和1954年)的美国白人刻画的类似“到此一游”及日期的涂鸦。但是这些英文涂鸦无论在艺术上和刻画深度上都根本无法和印第安岩画相比。这说明岩画在古代不是由一般的印第安人刻画的,是印第安“艺术家”或是宗教人士、祭司所为,而且刻画所用的时间会比较长,是一项需要花费精力和时间的带有某种重要意义的工作。由于岩石很坚硬,所用的刻画工具估计亦是石器,或是动物的角、骨。在岩画入口的一处说明写到,即便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依然没有有效的测定刻画年代的方法。以往的岩画年代都是参考附近的人类遗址用放射性同位素测定这些含碳的人类遗物间接得出来的。但是象Newspaper Rock Petroglyphs积累了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甚至不同部落的古代印第安岩画。这就为精确测定年代带来了困难。而且这些岩画所表现的内容和意义在今天的学者以及不同印第安部落的眼中也不同。
  Newspaper Rock在Navajo语言里的意思是“讲故事的岩石”。
 
在无人区的感受
  岩画大都位于现在荒无人烟的偏僻地区,要么在高山脚下的崖壁上,要么在溪流附近的巨石上,找这些岩画确实颇费了些周折,开车长途跋涉,徒步翻山越岭,举着摄像机、照相机和衣物、食物过河,差点栽倒在水里。有些岩画附近地区荒凉程度不亚于青海的草原,离开I-70去Moore的路上,几百平方公里没一个人,所谓的公路也是编号为六千多号的石子路,车速不能超过25英里/小时,否则石子乱溅,毁车。美国的土地很少是没有人认领的,但是在亚利桑那和尤他的偏僻地区我就看到荒芜得没任何人认领的土地,在如此荒凉的地方,我内心多少有些恐惧,只顾得赶路以免太阳落山,根本无暇想象我认领这块地能干什么。太阳落山之后就更觉得恐惧了,眼瞅着天一点点黑下来,一望无际的荒地和可怕地貌让人担心如何度过今晚,生怕车子出什么毛病,汽油还剩大概四加仑,还能再开大约一百多英里。只要离开了车,就没有电、灯光、水、食物,野外十分干燥,还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动物。(我在阿肯色的野外开车见过响尾蛇和黑熊。)在偏僻的荒地,我开始留恋人类社会,才猛然间想起要自己空手在野外生存有多么困难,就是逮一只老鼠吃都不易呀,更别说去找水了。想想几个小时以前还到处是加油站和便利店,买东西不用现金,信用卡先赊后还,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职业,不用为生产食物和水发愁,想想自己在实验室做点实验就能换点钱买吃的、喝的,住在“木制的公寓”里,真觉得幸福呀。
  由于时间太紧,整个旅程几乎是不分昼夜,经常赶到一个城市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食物则是自制的三明治,在Wal-Mart买的面包加上火腿肉、cheese和色拉,开车累了的空档顺便吃饭休息。当我一路找到Rochester Creek Petroglyphs的时候是夜里十一点多,其间找公路迷路两次,黑灯瞎火找岩画迷路一次。当我开车看到历史遗迹标志的时候心中很复杂,一是终于可以吃晚饭了,二是今晚住在车里明天再看还是挑灯夜战还没有决定。因为还要步行大约0.8英里(合1.3公里)的夜路。还好前几天刚在Arches N.P.经受过夜间爬山的锻炼,我当时拿着MiniDV的LED照明灯当手电筒,用了大约一个半小时走了1.9英里(合3.0公里)的山路,其间迷路三四次,经受了足够的恐惧锻炼,但那毕竟是国家公园,没有什么未知的动物,可是Rochester Creek Petroglyphs是在无人区。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挑灯夜游,因为还要按时赶回学校,如果当晚能看完的话再开两三个小时争取找个旅馆睡觉,我实在是太累了。为了防止未知的大型动物吃我,我右手拿MiniDV照明探路,左手拿着随时待命的高强度闪光灯,估计什么动物在如此黑的环境下被闪都受不了。真正进入岩画区,反倒不害怕了,用MiniDV和数码像机一阵狂拍。在岩画区呆了大约一个小时,把所能找到的岩画都拍了个遍,望着没有任何污染的夜空,银河异常明亮,想着一千多年来估计就我这一个中国人夜游Rochester Creek Petroglyphs就越发没有睡意,也不觉得累了。
  岩画上的内容包罗万象,是古人类的生活写照,从马、牛、羊到水鸟,从战争到两性交合,从活人到鬼魂,从猎取敌人头颅做为战利品到妇女临盆生产应有尽有,总之,不避讳任何生活的本来面目,内容之丰富让现代人吃惊。
  Newspaper Rock在Navajo语言里的意思是“讲故事的岩石”,往往有几百幅岩画之多,内容大都是与生产和日常生活有关,没有什么血腥的战争场面。主要是各种动物,很难想象现在异常干旱的地区曾经是水草丰美现牛羊的地区。有人骑在马上射箭、狩猎的场景;各种爬行动物,蜥蜴、蛇、甚至还有鳄鱼;动物脚印、人类的手和脚印;装饰性的图案;甚至还有原始的车轮。当然也有死神的形象,是一个高度概括的骷髅,不象现代人画的骷髅那么写实。Newspaper Rock或密集型的岩画群附近往往是古人的聚集区,生活相对平稳,少有战争的侵扰。
  我在1994年参观河北省博物馆时曾看到过一个中国古脊椎研究所提供的原始社会的人类头颅化石,上有用石刀剥皮的痕迹。不想印第安岩画中也有被剥皮头颅的内容。还有庆祝战争胜利的场景,男女站在一起,有人挑着敌人的人头,敌人的人头上从眼睛里还依然流着泪或血,但是站在附近的女人也有流泪的,不知道是不是丈夫被杀,自己被别的部落抢去还是为战争胜利激动得流泪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流泪的女人是站在相对靠后的一排,相对靠前的女人就不流泪,不过穿着打扮不一样,怀疑是该部落原有的女人。猎头(Headhunting)内容主要集中在Vernal类的Petroglyphs,人的面部有特写,人的大小是跟真人一比一的,不象其他类的岩画比较抽象或写意。在Sand Island附近,整张人的脸皮实物和同样类型的岩画都曾被发现,尤他有好多地方都发现了被剥的人头皮及脸皮的岩画,有的是刻划岩画,有的是涂抹岩画,这是比较恐怖的岩画内容。甚至在十九世纪中叶,美国白人在印第安人的领地猎杀公牛,后来被印第安人杀死,尸体被发现时头皮及脸皮被剥。
  再来说说自古以来人类就感兴趣的、在《西游记》中被女儿国国王称之为“人间欢乐”的内容。与之相似的内容在中国新疆和加拿大的岩画上都有各自独特和精彩的地方。Rochester Creek Petroglyphs除了有类似于Newpaper Rock的内容之外,之所以著名就在于其有三处“人间欢乐”,其中主壁上的一幅刻画得很细致,女性的器官是因岩壁内凹就地而成加以刻画。大概因为是母系氏族社会,男性的形象比女性小,明显处于从属地位,女性刻画得比男性要大且丰满;另两幅是相对比较抽象的,但是也很明显,且这三副“人间欢乐”姿态不同。与其他带有“人间欢乐”内容的岩画不同,Rochester Creek Petroglyphs高度写实,毫不忌讳。其他地方要么没有,要么就是写意性的。很有趣的是在尤他不同的岩画区,岩画的主题内容是有重点的,要么是几十上百幅动物图,要么好几幅猎头图,要么好几幅人的头皮,要么好几幅“人间欢乐”。可见在不同的部落,影响人们生活的内容是有巨大差异的。
  有了“人间欢乐”,就必定有人类的繁衍。从Moab沿着Kane Creek Drive走3英里就到达Moon Flower Canyon Rock Art,再沿石子路走1.1英里,在一块N年前从山上坠落的大石头上刻画着属于Abajo-La Sal风格的Anasazi Petroglyphs,这儿的岩画明显和其他的类型不一样,有点类似于现代人不想花费太多时间,没有太多绘画技巧但又想在岩石上留点痕迹的作品,但是即便这样,还是有一处惊人的地方,这块大石头上刻画了一个妇女在生产的场景,四肢分开,她的孩子头朝下,双脚刚刚娩出,旁边还有一个类似于巫师的形象,但是风格看上去不是同一年代的,“巫师”的大小和生产的妇女也不合比例。在这短路上还有几处坠落的大石头上有岩画,附近的岩壁上也有,但都是零星的,不太有特色。
  从尤他地质学到岩画的专业书买了不少,打算回去后慢慢细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帖一篇硬盘中两年前的日记

  1. Ting说道:

    我也回来了 呵呵每天都好忙 我这几天要去天津 你签证怎么样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