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king Man was cool

今天的《自然》杂志(Volume 458 Number 7235)的封面文章(p198-200)报出了人类学的大新闻,北京猿人远比以前所知久远。中学的历史课本上说周口店猿人距今四、五十万年,周口店的山顶洞人距今为十万年。而且在八十年代的教材上说北京猿人是中国人的祖先。然而先是1988年有学者提出线粒体夏娃之说,再接着新的理论说现代人是走出非洲的类人猿的一支,原本分布在欧亚大陆上的类人猿各自进化的理论过时了,尼安德特人不是欧洲人的祖先,北京猿人也不是中国人的祖先,而且现代人走出非洲的历史也不长,被限定在了十万年左右。这和我们过去学的历史都完全不同,中国的云南元谋人是170万年,陕西蓝田人是七、八十万年前,北京猿人经最新的Al26/Be10断代法测定为77万年前,正负误差为8万年。我也被不断新出来的理论搞晕了。我以前相信各大洲猿人各自独立进化,所以中国人、欧洲人、非洲人差异巨大。后来作线粒体呼吸酶Cytochrome bc1的研究时要做大量sequence alignment,闲暇时间又读了些人类学的文献,渐渐开始接受走出非洲一说,但还是很难理解其他各大洲的古猿灭绝的理论,也很难理解其他古猿的基因没有进入现代人的基因,其中一个很难理解的是难道没有古猿之间的杂交吗?既然那么多灵长类动物都存活下来,为什么偏偏在各大洲进化的古猿都灭绝了?按理说当代也应该有介于类人猿和现代人的灵长类留下来才对。可是现在各大洲的人都基因差异极小。这个关于人类自身历史的问题是非常有趣的,中国的传说和普遍共识是中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可是人类学的结论和分子生物学却支持中国人是从南到北演化,南方人的基因被北方人的基因复杂。北京猿人的新年代测定结果更增加了对这一问题的复杂程度,试想,当你去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猿人遗址的时候,倒底是应该持何态度呢?如果中国人的基因里有北京猿人的基因,那么无疑这是我们的祖先,可是走出非洲的理论却告诉我们北京猿人有可能是被我们的祖先击败了的土著猿人,所以这是个事关重大的科学问题。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