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今天(2009年4月18日)在老板家好好睡了一觉,终于从长时间开车的疲劳中恢复过来。老板很喜欢做饭菜,我学会了几样新的做法,也挺奇怪的。先是某种印度米饭的做法,我很奇怪他是英国人怎么会做印度饭,他说英国人对印度的殖民反过来很大程度影响了英国人的生活。他家的米都是从印度店买的,米袋子是线口袋,上面用英语写着"来自喜马拉雅山脚下",米粒很长,类似粳米。老板家的菜板是蓝色的宜佳塑料菜板,和我的一模一样,挺吃惊的,这可是2001年我出国时家里人给我准备的。老板把白洋葱切碎,在高压锅里倒些油,中火,倒入洋葱,放一块边长大约三厘米的立方体黄油(butter),炒到白洋葱开始变色,然后加入印度大米和cummin seeds(后来查了字典才知道是孜然种子),开始炒,炒了两分钟之后米把油都吸收了然后加水,水和米的体积比是1.3:1,然后加入干的豌豆。盖上高压锅盖,加热五分钟左右就好了,然后冷却一会儿,吃起来味道挺好。还有其他的菜也都是要用白洋葱和黄油,老板和他的美国妻子做饭都很快,但是味道不错,喜欢吃三文鱼和贝类。蔬菜则是小菜瓜和萝卜。再说老板喝的茶,他是我到美国以来头一次看到的使用茶壶的西方人,茶壶是上釉的黑色陶壶,茶叶是lipton茶叶,我一看产地也是印度。只是冲泡方法和中国人大不一样。在茶壶中加入两勺茶叶,加水龙头的热水,然后连茶壶一起放到微波炉里加热两分钟,然后再戴上防热手套取出茶壶,再凉一会儿。喝的时候也挺特别,有一个小的钢丝滤网,直径大约三四公分,将钢丝滤网放在杯口上,茶水从茶壶口流出经过滤网,我想这印度茶壶里面不象中国的紫砂陶壶有内置的滤孔。
 
今天逛了匹兹堡的一条市场街,看来世界上只要是城市,人多的地方市场都一样,我仿佛是回到了柳州的五角星,照样有商店前的摊位,也同样使用录音机放音乐来吸引顾客。匹兹堡非常多元化,因为历史上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不算太长的街上有中国店、意大利店、墨西哥店,今天还去了一家印度店。都是出售该国特有的食品、调味品和生活用品。意大利店则是奶酪、意大利面条和各种比萨饼原料的博览会,店内充满奶酪的味道。我以前没见过paperoni切成片之前的样子,今天才发现和中国的香肠类似。
 
匹兹堡有各种宗教场所,有俄罗斯的东正教教堂(居然写俄语),尤太教教堂,基督教教堂,清真寺。教堂的规模都很大,建筑很壮观。
在老板家也不能光吃不做,咱就拿出青海的酿皮来露一手,在老板家找到了容器和代用的锅。因为老板夫妇都是搞生物化学的,对于把面粉中的淀粉和蛋白质分离的方法很感兴趣。我把面和好,放置一小时,这个时间我们聊英国历史和英国城堡,巨石阵,当然还有Lindow Man。面团经过放置一个小时之后的好处是面粉蛋白交联在一起,洗面的时候蛋白成团,不容易碎。今天晚上刚分离淀粉和蛋白质,明天早晨在淀粉中加食用碱,蒸酿皮和面筋。希望这个中国西北的面食做法能被老板在美国发扬光大。老板很吃惊这种分离方法,我说这种做法是位于丝绸之路上的中国少数民族的经典食物。他说很遗憾为什么这种做法没有通过丝绸之路传到欧洲。我一想,也许酿皮的历史还没那么长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