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快乐,虎年大吉

懒得写博了,把我在5460同学录上的留言帖在这里充数。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等着一会在网上看春晚。祝各位老同学阖家欢乐!
最近被一场罕见的暴雪围困了几天,但是在网上找到一组表现七零后学生时代生活的搞笑动画片《哐哐日记》,很久没这么开怀大笑了!希望各位同学喜欢,也许大家早都看过了,还是给出Flash地址,http://www.flash8.net/user/724262.shtml
 
虎年,我们这一届的同学很多人都是属虎的,又一轮十二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进入了三十六岁。刚刚却听到了21年前的小虎队的老歌。时间空间交织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年少的岁月!
看春晚感想,从1984年第二届春节联欢晚会开始,这个文艺大餐就陪着我成长,相声《老虎笼子》、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到后来黄宏、郭达、赵本山的小品,姜昆、唐杰忠的相声《老急》。每次看春晚,都是边欣赏节目,边憧憬新年。小时候看春晚和现在有些不一样,那时候有理想、有追求、有憧憬,而且时时努力,所以快乐。现在理想不明确,追求不强烈,也没有好的憧憬,所以不快乐。人生还长,要快乐、要充实、就要有信仰、有理想、有目标、有追求,就会快乐和充实。
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地就变化地连自己都意识不到了。看了哐哐日记之《三八线》,开头的河东乐曲顿时让我回到1988年,也突然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知道当今的流行歌,不感兴趣也不过问,无论是中国流行歌还是美国流行歌,回想了一下,好像能数得着的流行歌也就停留在2002、2003年吧,近五年真不知道流行啥歌曲。收藏的mp3文件都是80-90年代的老歌和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外加几首到了美国在校车上耳熟能详的歌曲。当年听河东、猛士的士高的快感融合了以下几种复杂的感情:青春年少的岁月对性和爱的萌动;从压抑和沉闷的主旋律歌曲中急切得到解脱的渴望;对光怪陆离的“资本主义文化”的好奇。今天当我重新听河东、猛士的士高的时候,依然是同样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却再也无法从其他任何乐曲中得到了。难道流行歌真的是年轻人的专利吗?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对流行音乐不再感兴趣了呢?难道真的是年龄越大,域值越高,听当代流行音乐脑中释放的多巴胺已经达不到域值了吗?可怕!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